_樱花已逝

好吧,算是我矫情了,但是我今个就想矫情两句。我曾经以为不会离开的,都离开了,曾经以为不会变的,都变了,曾经以及不会伤害自己的人,反而给了自己最冷酷的话语。或许是我错了,有的人一开始,就没有把我当过朋友,是我一厢情愿,自以为是。呵呵,我还真是像自己当初写下的那句话一样,众叛亲离,失去一切。

瞳瞳的书到啦~效率真快,激动死我了哈哈哈,瞳瞳,爱你和四风一辈子!

【祭弥/索释】昔念

  第一章:秀恩爱的兄弟控不能忍!
      “当年我们伟大的先祖舍弥率领各族先祖一起对抗狂神渊祭时,他只身潜入隐莲池畔,夺取隐莲,并在最危机的时刻,使用了隐莲的力量,打败了狂神渊祭!这么多么伟大的壮举啊!他的功德永久的纪录在我冰族的历史上,他永垂不朽!永世辉煌!他......”
  灵玥眯着眼睛,一脸不耐烦的戳着手中的鹅毛笔,不耐烦的听着站在前面激动的唾沫直飞的讲述着冰族先祖舍弥怎么怎么样伟大的故事。
  这个夫子真是欠揍。因为之前的夫子生病了所以换了一个夫子来代课,听了半节课的灵玥毫不犹豫的下了这个结论。
  明明是她最喜欢的历史课,这个夫子却硬是把生动有趣的课程上的冗长切枯燥无味,而且最让人不能忍的是!他每讲一段都硬要把舍弥狠狠的夸一顿,真是舍弥的脑残粉无疑,据说他对冰族五皇子卡索极为青睐,因为他长得像舍弥。
  灵玥对此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夫子不是脑抽了,就是欠揍了!她真想冲过去把他嘴缝上,但是介于他是冰族皇宫大臣,所以还是忍住了,倒不是怕得罪冰族,而是不想被赶出学院。
  这个学院名叫雪雾冰院,是冰族皇室出资建立的,收的学生大多都是各族除了火族以外的公主王子或臣子的孩子或者天赋杰出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贵族学院。里面除了每族学生都要学的历史,算数,地理等,还有各族擅长的幻术,如寻梦族的占星学入梦学,神医族的药剂学,千灵族的......而灵玥这个奇葩,却是门门必学,且成绩极为优异。除了冰族的卡索王子,寻梦族的星轨公主,人鱼族的盈歌公主,无人能比。而这几人中,盈歌的灵力又是最强的,她虽是人鱼族的庶出公主,灵力却强到不可思议,而灵玥比星轨稍强,冰族五皇子卡索反倒成了几人中最弱的,不过他性格温和儒雅,知书达理,和星轨盈歌关系也不错。
  灵玥是千灵族的小公主,今年70岁,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千灵女王亲生的,但是女王对她很冷漠。她天性也薄凉,也不气恼,每天过得也是悠哉悠哉,倒是长公主潮涯,对她一直很好,所以两人关系还不错。
  回归课堂,灵玥无聊的靠在桌子上,回头望望其他的同学,大多都在做小动作或者神游,而她眼角突然看到了一个有点刺眼的人。
  只见坐在释邻座卡索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释王子的座位旁,一边温柔的抚摸着释王子半长不短的白发,一边用冰果喂给着释王子,笑得一脸宠溺和温柔,而释王子眨着像樱花一样漂亮绚丽的大眼睛,发出轻轻的“咯咯”笑声,撒娇道:“哥哥采的冰果最好吃了!”
  灵玥冷着一张脸,转过头,捏住了羽毛笔,咱能不能不当场秀恩爱?
  卡索王子温柔的用餐巾擦去他嘴角的汁液,笑到:“你这个小馋猫,这么贪吃。”释王子转了转漂亮的大眼睛:“哼,释才不贪吃呢,哥哥最讨厌了。”说完,祥装生气的扭过头,鼓着嘴,卡索王子恶作剧般的挠起了释王子的痒痒:“释乖啦,是哥不好,哥哥下午再去给你采好不好。”
  灵玥:......好想打人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哈哈.......”释王子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哥哥坏,哥哥放手。”
  “你个小坏蛋,敢说你哥哥坏,看我怎么惩罚你。”
  两个人咯咯的笑声不大,灵玥却刚好听得见,而且她还不得不忍受了一刻钟。
  灵玥终于捏断了手中的鹅毛笔。
  “好啦好啦,释投降,哥哥最好啦~”释王子撒娇般的声音传来,“哥哥下午带我去!我也要给哥哥摘最好吃最漂亮的冰果!”
  卡索王子这才满意的住手:“这才是乖孩子!”
  “哼,释最乖啊!”
  “我家释当然是三界最可爱的孩子!”
  实在是忍受不了后面的两人秀了半节课的恩爱,灵玥忍无可忍的回头:“二位殿下,恕我直言,上课不(秀)听(恩)讲(爱),才是最不乖的!”
  卡索王子摸了摸释王子的脑袋:“灵玥公主不是也没有听讲吗,反正这课已经上了好几节课了,不听也没什么。”
  灵玥:这就是所谓的好学生卡索皇子?
  但是卡索说的没错啊,这个夫子太过痴迷舍弥导致一直讲上古历史,硬是把舍弥从天南夸到海北,一直讲的都是课本之外的......
  “比起舍弥先祖我更好奇他身边的鸟王霰雪啦。”卡索王子托着腮,一脸向往,“霰雪一定很漂亮。”
  “为什么哥哥这么说呢?”释王子歪着脑袋,可爱极了。
  “着世界上那么多霰雪鸟,只有他成了精,那么他一定很漂亮很厉害了,就像释一样。”卡索王子眉眼弯弯的望着释王子,两人深情对视......
  我受不了了!灵玥崩溃的扔了历史书,身后有两个节节课秀恩爱的人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或许是灵玥这边动静太大,痴迷于讲课的夫子终于有了反应,他蹙起眉,生气的吼道:“灵玥!你在干什么!我正在讲伟大的先祖舍弥的历史,你竟然不听讲!出去面壁思过!”
  灵玥冷着一张脸,站起身走出来,心中一字一顿的说到:卡索,我与你势不两立!

【祭弥/索释】昔念

      序章
      幻雪神山历31030年,因冰焰族尊主渊祭通知过于残暴,使神山民不聊生,在冰族先祖舍弥的领导下,联合火族先祖焰主,千灵先祖鸟王霰雪神医族师祖浮尘,寻梦族先祖星寒,人鱼族先祖琴泠等各族先祖纷纷起义,欲推翻渊祭的残暴统治。同年三 月,冰焰族神秘的公主加入反叛军,并为反叛军提供重要情报。同年五月,幻雪神山的天宫发生了冰族历史上最著名的战役——幻域之战,最后此战役以舍弥先祖用隐莲封印渊祭告终。幻域之战结束,各族纷纷离开了幻雪神山,幻雪神山之外的地方。
  通往幻雪神山的道路从此封印,只有人鱼族公主一泪石的力量,才能通往那里。
  等各族迁徙完毕之后,舍弥先祖和各族先祖制定法典,将凡人,神医族,寻梦族等族群所居住的地方称为凡界,把千灵族,妖族等族群所居住的地方称为灵界,把冰族与火族所居住的地方称为神界,而人鱼族住在通往幻雪神山的海域中,与冰火两界相邻。并定下神族包括半神族不能伤害凡人,不然会失去灵力一段时间的契约,从此赢来了各族和平友好的局面,而神秘的冰焰族公主不知去向。
  次年二月春,冰历1年,千灵族鸟王霰雪因不知名缘由去世,火族先祖焰主宣布从此与冰族势不两立,冰火友好局面破裂,各族间关系也有了间隙。
  冰历100年,五月,冰族先祖舍弥耗尽灵力制出冰幕和六叶冰晶,力竭而亡,王位传给侄子。同年六月,火族先祖焰主郁郁而终,王位传给幼弟。
  但有些秘密,终究被时光所掩埋,隐藏在尘土下的真相,无人知晓。
  但又或许在某个时刻,那些秘密如宇宙中的流星一般,与你擦肩而过,你却并不知晓。
  没有人知道,当年渊祭尊主曾有一段什么样的情史,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而终。
  没有人知道,冰族先祖舍弥,是为何而有了反叛的念头,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正式行动,那一夜,又是什么人与他说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鸟王霰雪的真正死因,以及那块炼泅石中所蕴含的秘密,以及六叶冰晶与圣火源的来历。
  没有人知道,冰焰族的公主是何人,为何背叛自己的王兄,又是为何原因离开。
  它们终究被时空的洪流湮没,悄无声息的流逝着,只是当时间停止,洪水枯竭,湮没在洪流中的真相会不会就此显现,迸溅着璀璨而灼眼的光芒。
  而在那一刻,又要多少人的命运要被改写,他们,有会迎来什么样的人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能那么做,尊主他对我那么好。”
  “这么说,你就是不管霰雪的死活了。”
  “尊主不会那样做的!”
  “他不会?或许吧,但是总有人会的,比如,我。”
  “你疯了!”
  “是的,我疯了,但是舍弥,你好自为之。”
  她的笑容冷酷而妖艳,而罂粟一般绝美而有毒。
  
  “你真得要那么做吗?”
  “澜儿,不是所有事,都会和你想象的一样美好。”
  “可是......”
  “我心意已决。”
  “......”
  她迎着海风,望着苍茫的天空,望着一望无际的雪原,望着辽阔的海域以及那只美丽的小鱼儿,浅浅一笑。
  “澜儿,我只希望,你不要变成我这样的人。”
  
  “阿桐,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做一个坏人啊,即使他那么讨厌,可是我......”
  “很多人都羡慕我,羡慕我的公主身份,可是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身份,身居高位是那样的不自由,阿桐,也许你也一样吧,那么现在,亡灵在云朵上的你,自由么,快乐么。”
  “人人说,霰雪鸟最自由了,可是霰雪鸟之所以发出那么悲伤的哀鸣,就是因为他们被束缚着,哪怕是无拘无束的霰雪,也会有难过的时候啊。”
  
  波涛汹涌的海边,一望无际的天空。
  晶莹的宝石在空中划过优美的抛物线,沉入海底。
  她黑色中夹杂异色的长发在风中散开,她黑色的风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她望着天空中飞过的霰雪鸟,落入海底。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爱任何人了,因为不会让任何人再爱上我,记住我,这样再也不会有人因为我遇到厄运和危险,因为我而受伤。
  她封闭了自己的心,带着那些刻骨铭心的爱与恨,闭上了眼睛。

焐泪血

好喜欢!写得真好!

梦的生产线:

诗引——

热情洋溢着悲哀,

过去与未来

铭刻在时空的红莲之血

迷失了记忆中的爱

遗了那醇憨似酒的心动

便如那时间般的齿轮

节节相扣

节节相错

轮转到似曾相识的节点

循环得时间都沦陷崩塌

便如那秩序般的链

一环错乱

盘盘崩塌

错乱得几欲抓狂

逼得那迷失的灵魂将梦替代现实

便如那冰与火疯了般缠绕相存

便如那天边燃起朝霞似的火焰

绚烂得令那世间都为之黯然萎靡



其实只要一个小小的契机

只需要告诉你

什么叫在意



憨醇的葡萄酒在最初时

也只是深埋在泥土里——

一粒即将破土的种子

今天老师让我们写宾语从句和if引导的条件状语从句,然后我神经错乱的来了句:
If red lotus is flame,and my blood is red lotus,I willing to burn everything,because my old brother,my belief.You will never fell cold forever where I am,please you,singing fieedom.
(ps:我不知道是不是条件状语从句,我只是按中文翻译......一直翻字典😂)
然后又为释殿忧伤了一节课(喂喂喂这就是你一下午不听讲的借口!?)

平生最恨三大人。1.出口成脏毫无素质的黑粉和脑残粉。2.装纯无辜的心机婊白莲花。3.挖坑不填的人!这个真TMmmp不能忍!

词写的真好

闻说清明:

◎歌做好啦!
◎歌词填的大概是樱空释到马天赐的一路。
◎表白所有人!
◎表白二爷!
◎不足之处请多指教。
◎链接不蓝请看评论。

落樱诀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6152700

【翻填】落樱诀
      --记樱空释

文案:有人活在光里,就要有人活在影子里。

原曲:杨千嬅《捞月亮的人》
策划:疯纸
填词:闻清明
翻唱:拂锦
后期:仔仔
美工:二两菊花一壶酒

樱落幻影天阙
回忆梦景重叠
犹记谁家年少惊鸿一瞥
似素月 冷光亦融化冰雪

流言难凉热血
捍卫信仰坚决
曾许望余生自由若鸟雀
年少约 却独将自己忽略

竹一叶 不闻霜心湖畔清笛声幽咽
焚心结 因曾戏言甘心交付一切
呼声迭 感念往昔关怀暗道一句谢
落樱劫 费尽心机筹谋只为
轻笑诀别

他曾笑颜无邪
也曾心狠决绝
曾独自数过多少月盈缺
谓霰雪 甘愿献命魂心血

驻足望 望见尘世繁华人间自熙攘
再回首 一路孑行也曾有多彷徨
谁人讲 神渡诸般苦厄亦普照四方
世情凉 独我存活无边黑暗
不见天光

霰雪劫 旧梦齿轮倾转将命运谱写
双星烨 几生恩怨前尘早已释解
因果孽 记忆模糊现实幻影又重叠
道长诀 晴空赤凝华光绽放
樱散作雪

是不是最后我真的会众叛亲离,失去一切?我知道时光会让我们渐行渐远,可是我不知道最后一切会变得支离破碎无法挽回。最初认识的人,全都变了,以为永远不会离开的人,离开了,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事,改变了。其实我两年前就知道没有人可以永远相信,没有事会一成不变,可是我没有想到最后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也许永远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