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信白云亮一生推,李白哥哥峡谷第一帅不接受反驳。
樱零故坡,空余雪白,释然虚妄。
樱空释,我最亲爱的小王子,我希望你能化作前世那只霰雪鸟,自由的飞翔,快乐的歌唱。
你是绝望的暗夜,你是极致的纯白。

求好文推荐

有没有什么精品信白云亮文推荐一下。
云亮最好是上将×指挥官的。
放假的时候把现有的粮吃空了……没事干。
顺便表白一下亮亮,我爱死他了!我能吹爆他!

那些年,我们写过的作文题目

突然有了一个灵感……用那些年,我们写过的作文题目,来写我们爱的cp短篇。
(你们的lo主就是一个把作文写成小说,小说写成耽美的人……差点把今天市调考作文写成了一个温柔忠犬略腹黑攻,冷淡傲娇受……)
比如:原来春天就在我身边(lo主差点写成云亮,结尾是:桃李春风,不如你一眼回眸。)
比如:最好的馈赠(一看题目就可以写成甜文)
比如:温暖的相遇(lo主的市调考作文)
比如:回报(为什么我脑补了一万字的车……嗯不)
比如:内心深处那句话(感觉可甜可虐)
比如:做了一回最好的我(标准的作文题目,谁敢尝试)
比如:往事悠悠(这个好写,古风现代皆可)
比如:人生因你而美丽(依然标准的作文题目,但是比较好写)
比如:有你的日子,春风十里(lo主扒出来这个题目可高兴了……这么好写,分分钟想到桃李春风不如你一眼回眸……咳咳)
lo主已经把仅剩的语文卷子全扒出来了……所以……跪求投喂……

占tag抱歉。
宣传一下演绎群。
规则很简单的,看公告。
cp为信白,云亮,都有人选,我用的是诸葛亮。
群里有点冷,欢迎活跃分子加入。

【索释/祭弥】昔念

  第二章:原来只有我们的画风那么清奇
      历史课结束后,灵玥去了草药堂。
  草药课是选修课的一种,主要学习的学生都是神医族的医师或千灵族妖族的一些植物精灵妖类,也有一些其他种族的学生。灵玥只是对各种各样的草药很感兴趣,她性格冷漠,最大的爱好不过是看书。
  草药堂里的桌子上放了各式各样成百上千的草药供学生观赏和实验,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清幽的香味。草药堂里的课桌都比较矮,双人一桌,灵玥随便找了个座位,她邻座是人鱼族的公主盈歌。
  然而刚看了十分钟书的灵玥就后悔了自己的选择,她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瞄到樱空释和卡索两个人。自己坐哪儿不好坐在他们两的后斜方,可以极为清晰的看到两个人有爱的互动背影,还好他们今天倒是严肃了一些,不像昨天那么肉麻了......
  “这是星絮草,服用在十二个时辰内具有提升入梦占星的成功率的功效。这是冰澜花,其萃取液服用让人有让神头晕眼花,辨识不清方向和人的特点,简单来讲就是使人出现幻觉。它们的外观都是淡金色的花柄和冰蓝色的六叶花朵,酷似雪花,具有同样的耐寒,喜阴的特点,而且珍贵难寻。只是星絮草味甘,即使不作为占星的辅助剂,做成花茶也是资质上乘。而冰澜花味初尝感略涩,再常甚甘,但若一直服用会产生幻觉,并且上瘾难以戒掉,是一味较为危险的药材。”
  卡索一手挽着樱空释的腰,一手拿着图鉴温声细语的对樱空释讲解,樱空释点了点头,又有些疑惑的歪了歪脑袋:“既然这样,又如何分辨它们呢?总不能一直尝味道吧,要是不小心陷入幻觉上瘾,还不把自己给折腾死了。”
  “所以我们要对第一个尝这两种药材的人致敬。”卡索一脸严肃,樱空释不禁也认真的点了点头。但是不知为何灵玥看着哭笑不得......
  “但是先祖们还是找出来分辨这两种药材的方法,用风雪将冰澜花或星絮草包裹住,如果它迅速开花并发出清凉的香气,那么就是冰澜花。如果它发出金色的如星星般的光点,就是星絮草,这就是它们名字的来历。”
  “我学不会幻术......”樱空释不禁低落起来,“冰族大概就我一个神一点灵力也没有吧......”
  “不会的。”卡索揉了揉释的小脑袋,“我记得凡界西方有一句话叫......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时.......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就是这个!释,即使你不会幻术又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弟弟!”
  灵玥日常冷漠的脸快变形了,卡索殿下,那句话是这么用的吗!?你把自己比作窗?前言不搭后语啊!
  然后卡索又补充了几句:“而且释你武功又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特别聪明,一点都不比其他的神差。”
  樱空释笑了,笑容如樱花簌簌落入水中,一圈一圈荡漾来来。他眨了眨干净纯洁的冰蓝色眼眸,澄澈如幻雪湖的湖水,晶亮如天空上的星子,用空灵美好的声音说:“哥哥最好啦,释有哥哥就行了!”
  卡索觉得自己的心都萌化了,他温柔的抚摸着释柔软的头发:“哥哥也只要你,释,你就是我的天下。”
  灵玥听着释的声音,心中莫名为之一颤,无数记忆如同被风卷袭着的雪花,破碎的涌上脑海,无数画面在她的脑海中自由穿梭,无数的声音响彻她的耳膜。她不感觉特别痛苦,可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涌上心头。
  混沌的记忆如海浪拍打在她的大脑中,一个一身雪白的绝美少年巧笑言兮的望着一个身影,温柔的说:
  “吾霰雪,此生遇舍弥,足矣。”
  她还看见了那个绝美到至极的少年和另一个清俊的少年在雪原上奔跑的样子,他们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纯真而无暇。而在最后,灵玥看到了一个绝美少女那双冷漠如凝结了千年寒冰的紫眸。如水晶般璀璨精致,如寒冰般冰冷刻骨,而且那紫眸中那诡异的鎏金色,让那双绝美的眸子显得恐怖起来,那眼神仿佛冰冻了她的心。
  她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个绝美的少女,然后她听到她冷酷如幻雪神山顶上终年不化的积雪一般的声音:
  “霰雪,对不住了。”
  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也如潮水一样退去,她有些头晕,霰雪是什么,霰雪鸟吗?难道是万年前舍弥身边的鸟王霰雪?那她为什么会看到万年前的景象!?
  “灵玥?灵玥!”盈歌见她一直愣愣的看着樱空释,双眼无神,不禁有些疑惑,也有些不安,便摇了摇她,“你怎么了?”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灵玥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回答盈歌:“我没事,刚才头有点疼。”
  “我看着你呆呆的望着释王子犯傻还以为你......”盈歌有些戏谑的笑笑,“不过既你头疼,那就多喝点苍耳子,细辛,川穹这些草药泡的茶,都是凡界草药,容易找。如果你想好的快点,可以喝明絮花茶,课本的第三课有制取方法,不过按你的博学程度,应该不用去看课本。”
  “.......盈歌,你知道哪里有记载上古历史的文献吗?”灵玥沉默了一会儿,问到。
  “上古历史?那种记载挺少的,据说大部分记载都因不知名的原因被毁掉了,但是据说冰族藏书阁有。我们所学的也仅限于舍弥先祖联合各族首领击败渊祭而已。后面所说的不过也是‘舍弥带着各族先祖开发新的领地,并将它称为‘三界’,分为神界,人界,灵界。冰历1年,神界的火族和冰族因为不知名原因交恶,从此世代仇敌......’”盈歌说着,看见灵玥紧皱的眉头,觉得不对劲,“灵玥,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没有。”灵玥偏过头,忽然她想起什么似的,“你说藏书阁?在哪里?”
  “你可别给我随便进去,那地方可是禁地,士兵不多但都十分精锐,你要是进去不一定能出的来。”盈歌见灵玥打起来藏书阁的注意,连忙说到,“不过,冰族皇室有令牌可以出入那里,你可以去向卡索王子要......”
  “卡索......”灵玥喃喃自语,视线落到和释笑的很开心的卡索,后者做出来一堆草药的冰雕形状,灵玥看得满脸黑线,而他却不在意,说到:“哥最喜欢的花,还是樱花了。因为释身上的味道就是樱花的味道,每次闻到樱花的香气,哥就觉得释好像在自己身边......”
  灵玥觉得头忽然一疼,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的锤了一下似的,她看到了一个成熟邪魅的男子侧颜,他的年龄看上去像是灵玥父辈的模样。而他面前,站着那个冷若冰霜黑发紫眸的小女孩,小女孩如冰凌一样冷冽的眼眸此刻温柔了许多,她单膝跪地,将一束雪白精致的花献给那个男子。灵玥好像看到了那个小女孩眼眸中隐隐的期待,而那个男子金色的眼眸却冷漠而复杂。过了许久,他扣起了无名指,那束花化作荆棘,缠绕上小女孩的手,紧紧的束缚住她,鲜血从手臂上渗出。她一骇,迅速扣起无名指,蓝色的火焰烧断了荆棘,也烧伤了她雪白的皮肤,男子冷漠的拂袖,说,不懂规矩。灵玥看到了小女孩冷漠如冰的眼眸中隐藏的心碎和绝望,她低着头,被几个侍卫带下,离开之前,她微微侧脸看了男子一眼,那眼神中,包含着仇恨。而那个男子见她走远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摊开手,一朵雪白泛蓝的花瓣静静躺在他手上,他喃喃自语:“哥哥也最喜欢潋雾花了。”然后他的身影渐渐消失。灵玥好像听到了他留下来的一句话,却怎么也分辨不清。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当时那个男子说的是:“可是汐儿,你原谅哥,哥不能,真的不能......”
  灵玥觉得自己不能再看这两人了,不然她还没有被他们秀恩爱秀死坑自己坑死就先被这头痛给折磨死了。她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咬牙切齿的低声说:“盈歌,你不觉得卡索王子和释王子举止太亲密了吗,我眼睛有点疼。”
  “眼睛疼喝点落云茶。”盈歌有些诡异的笑了笑,“灵玥,你讨厌卡索王子?”
  “那倒不是,只是不喜欢他和释王子秀恩爱。”灵玥手上的医书已经被她摧残的体无完肤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见不得他们秀恩爱。”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一见到卡索和樱空释的秀恩爱心中一阵烦躁,还有种隐隐的期待。灵玥搞不清为什么,但是她潜意识里对“哥哥”这两个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没有一点印象。
  真是奇怪,一向极度冷漠的她,竟然对这两个人如此上心,这一点也不像她,可她越烦躁越不爽,也就越克制不住看他们的欲望。要不是一看他们就头疼,她估计会抑制不住这种冲动。
  也许她这是在......嫉妒?
  开什么玩笑,他们有什么值得她嫉妒的!
  “哦~”盈歌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不过灵玥公主,你看看,这班上,睡不秀恩爱?”
  灵玥环顾四周,只见星旧用星象术画出草药给星轨辨识,一脸宠溺。皇柝一脸殷勤的跑去给月神讲解,被月神嫌弃的推开,然后和姐姐一起说说笑笑。潮涯和片风两人挨在一起,笑意粲然,简直没眼看......灵玥难得有了吃惊的表情,盈歌耸耸肩:“这班上,就我们画风最清奇吧,要不是岚裳今天有事不来了,我还不打算和你坐呢。”
  有对象了不起?单身还有没有人权啊!
  自习课了不起?还要不要课堂纪律啊!
  灵玥低下头,拿出珍惜草药图鉴,不想再理任何人。

瞳瞳的书到啦~效率真快,激动死我了哈哈哈,瞳瞳,爱你和四风一辈子!

【祭弥/索释】昔念

  第一章:秀恩爱的兄弟控不能忍!
      “当年我们伟大的先祖舍弥率领各族先祖一起对抗狂神渊祭时,他只身潜入隐莲池畔,夺取隐莲,并在最危机的时刻,使用了隐莲的力量,打败了狂神渊祭!这么多么伟大的壮举啊!他的功德永久的纪录在我冰族的历史上,他永垂不朽!永世辉煌!他......”
  灵玥眯着眼睛,一脸不耐烦的戳着手中的鹅毛笔,不耐烦的听着站在前面激动的唾沫直飞的讲述着冰族先祖舍弥怎么怎么样伟大的故事。
  这个夫子真是欠揍。因为之前的夫子生病了所以换了一个夫子来代课,听了半节课的灵玥毫不犹豫的下了这个结论。
  明明是她最喜欢的历史课,这个夫子却硬是把生动有趣的课程上的冗长切枯燥无味,而且最让人不能忍的是!他每讲一段都硬要把舍弥狠狠的夸一顿,真是舍弥的脑残粉无疑,据说他对冰族五皇子卡索极为青睐,因为他长得像舍弥。
  灵玥对此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夫子不是脑抽了,就是欠揍了!她真想冲过去把他嘴缝上,但是介于他是冰族皇宫大臣,所以还是忍住了,倒不是怕得罪冰族,而是不想被赶出学院。
  这个学院名叫雪雾冰院,是冰族皇室出资建立的,收的学生大多都是各族除了火族以外的公主王子或臣子的孩子或者天赋杰出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贵族学院。里面除了每族学生都要学的历史,算数,地理等,还有各族擅长的幻术,如寻梦族的占星学入梦学,神医族的药剂学,千灵族的......而灵玥这个奇葩,却是门门必学,且成绩极为优异。除了冰族的卡索王子,寻梦族的星轨公主,人鱼族的盈歌公主,无人能比。而这几人中,盈歌的灵力又是最强的,她虽是人鱼族的庶出公主,灵力却强到不可思议,而灵玥比星轨稍强,冰族五皇子卡索反倒成了几人中最弱的,不过他性格温和儒雅,知书达理,和星轨盈歌关系也不错。
  灵玥是千灵族的小公主,今年70岁,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千灵女王亲生的,但是女王对她很冷漠。她天性也薄凉,也不气恼,每天过得也是悠哉悠哉,倒是长公主潮涯,对她一直很好,所以两人关系还不错。
  回归课堂,灵玥无聊的靠在桌子上,回头望望其他的同学,大多都在做小动作或者神游,而她眼角突然看到了一个有点刺眼的人。
  只见坐在释邻座卡索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释王子的座位旁,一边温柔的抚摸着释王子半长不短的白发,一边用冰果喂给着释王子,笑得一脸宠溺和温柔,而释王子眨着像樱花一样漂亮绚丽的大眼睛,发出轻轻的“咯咯”笑声,撒娇道:“哥哥采的冰果最好吃了!”
  灵玥冷着一张脸,转过头,捏住了羽毛笔,咱能不能不当场秀恩爱?
  卡索王子温柔的用餐巾擦去他嘴角的汁液,笑到:“你这个小馋猫,这么贪吃。”释王子转了转漂亮的大眼睛:“哼,释才不贪吃呢,哥哥最讨厌了。”说完,祥装生气的扭过头,鼓着嘴,卡索王子恶作剧般的挠起了释王子的痒痒:“释乖啦,是哥不好,哥哥下午再去给你采好不好。”
  灵玥:......好想打人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哈哈.......”释王子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哥哥坏,哥哥放手。”
  “你个小坏蛋,敢说你哥哥坏,看我怎么惩罚你。”
  两个人咯咯的笑声不大,灵玥却刚好听得见,而且她还不得不忍受了一刻钟。
  灵玥终于捏断了手中的鹅毛笔。
  “好啦好啦,释投降,哥哥最好啦~”释王子撒娇般的声音传来,“哥哥下午带我去!我也要给哥哥摘最好吃最漂亮的冰果!”
  卡索王子这才满意的住手:“这才是乖孩子!”
  “哼,释最乖啊!”
  “我家释当然是三界最可爱的孩子!”
  实在是忍受不了后面的两人秀了半节课的恩爱,灵玥忍无可忍的回头:“二位殿下,恕我直言,上课不(秀)听(恩)讲(爱),才是最不乖的!”
  卡索王子摸了摸释王子的脑袋:“灵玥公主不是也没有听讲吗,反正这课已经上了好几节课了,不听也没什么。”
  灵玥:这就是所谓的好学生卡索皇子?
  但是卡索说的没错啊,这个夫子太过痴迷舍弥导致一直讲上古历史,硬是把舍弥从天南夸到海北,一直讲的都是课本之外的......
  “比起舍弥先祖我更好奇他身边的鸟王霰雪啦。”卡索王子托着腮,一脸向往,“霰雪一定很漂亮。”
  “为什么哥哥这么说呢?”释王子歪着脑袋,可爱极了。
  “着世界上那么多霰雪鸟,只有他成了精,那么他一定很漂亮很厉害了,就像释一样。”卡索王子眉眼弯弯的望着释王子,两人深情对视......
  我受不了了!灵玥崩溃的扔了历史书,身后有两个节节课秀恩爱的人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或许是灵玥这边动静太大,痴迷于讲课的夫子终于有了反应,他蹙起眉,生气的吼道:“灵玥!你在干什么!我正在讲伟大的先祖舍弥的历史,你竟然不听讲!出去面壁思过!”
  灵玥冷着一张脸,站起身走出来,心中一字一顿的说到:卡索,我与你势不两立!

【祭弥/索释】昔念

      序章
      幻雪神山历31030年,因冰焰族尊主渊祭通知过于残暴,使神山民不聊生,在冰族先祖舍弥的领导下,联合火族先祖焰主,千灵先祖鸟王霰雪神医族师祖浮尘,寻梦族先祖星寒,人鱼族先祖琴泠等各族先祖纷纷起义,欲推翻渊祭的残暴统治。同年三 月,冰焰族神秘的公主加入反叛军,并为反叛军提供重要情报。同年五月,幻雪神山的天宫发生了冰族历史上最著名的战役——幻域之战,最后此战役以舍弥先祖用隐莲封印渊祭告终。幻域之战结束,各族纷纷离开了幻雪神山,幻雪神山之外的地方。
  通往幻雪神山的道路从此封印,只有人鱼族公主一泪石的力量,才能通往那里。
  等各族迁徙完毕之后,舍弥先祖和各族先祖制定法典,将凡人,神医族,寻梦族等族群所居住的地方称为凡界,把千灵族,妖族等族群所居住的地方称为灵界,把冰族与火族所居住的地方称为神界,而人鱼族住在通往幻雪神山的海域中,与冰火两界相邻。并定下神族包括半神族不能伤害凡人,不然会失去灵力一段时间的契约,从此赢来了各族和平友好的局面,而神秘的冰焰族公主不知去向。
  次年二月春,冰历1年,千灵族鸟王霰雪因不知名缘由去世,火族先祖焰主宣布从此与冰族势不两立,冰火友好局面破裂,各族间关系也有了间隙。
  冰历100年,五月,冰族先祖舍弥耗尽灵力制出冰幕和六叶冰晶,力竭而亡,王位传给侄子。同年六月,火族先祖焰主郁郁而终,王位传给幼弟。
  但有些秘密,终究被时光所掩埋,隐藏在尘土下的真相,无人知晓。
  但又或许在某个时刻,那些秘密如宇宙中的流星一般,与你擦肩而过,你却并不知晓。
  没有人知道,当年渊祭尊主曾有一段什么样的情史,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而终。
  没有人知道,冰族先祖舍弥,是为何而有了反叛的念头,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正式行动,那一夜,又是什么人与他说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鸟王霰雪的真正死因,以及那块炼泅石中所蕴含的秘密,以及六叶冰晶与圣火源的来历。
  没有人知道,冰焰族的公主是何人,为何背叛自己的王兄,又是为何原因离开。
  它们终究被时空的洪流湮没,悄无声息的流逝着,只是当时间停止,洪水枯竭,湮没在洪流中的真相会不会就此显现,迸溅着璀璨而灼眼的光芒。
  而在那一刻,又要多少人的命运要被改写,他们,有会迎来什么样的人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能那么做,尊主他对我那么好。”
  “这么说,你就是不管霰雪的死活了。”
  “尊主不会那样做的!”
  “他不会?或许吧,但是总有人会的,比如,我。”
  “你疯了!”
  “是的,我疯了,但是舍弥,你好自为之。”
  她的笑容冷酷而妖艳,而罂粟一般绝美而有毒。
  
  “你真得要那么做吗?”
  “澜儿,不是所有事,都会和你想象的一样美好。”
  “可是......”
  “我心意已决。”
  “......”
  她迎着海风,望着苍茫的天空,望着一望无际的雪原,望着辽阔的海域以及那只美丽的小鱼儿,浅浅一笑。
  “澜儿,我只希望,你不要变成我这样的人。”
  
  “阿桐,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做一个坏人啊,即使他那么讨厌,可是我......”
  “很多人都羡慕我,羡慕我的公主身份,可是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身份,身居高位是那样的不自由,阿桐,也许你也一样吧,那么现在,亡灵在云朵上的你,自由么,快乐么。”
  “人人说,霰雪鸟最自由了,可是霰雪鸟之所以发出那么悲伤的哀鸣,就是因为他们被束缚着,哪怕是无拘无束的霰雪,也会有难过的时候啊。”
  
  波涛汹涌的海边,一望无际的天空。
  晶莹的宝石在空中划过优美的抛物线,沉入海底。
  她黑色中夹杂异色的长发在风中散开,她黑色的风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她望着天空中飞过的霰雪鸟,落入海底。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爱任何人了,因为不会让任何人再爱上我,记住我,这样再也不会有人因为我遇到厄运和危险,因为我而受伤。
  她封闭了自己的心,带着那些刻骨铭心的爱与恨,闭上了眼睛。

焐泪血

好喜欢!写得真好!

梦的生产线:

诗引——

热情洋溢着悲哀,

过去与未来

铭刻在时空的红莲之血

迷失了记忆中的爱

遗了那醇憨似酒的心动

便如那时间般的齿轮

节节相扣

节节相错

轮转到似曾相识的节点

循环得时间都沦陷崩塌

便如那秩序般的链

一环错乱

盘盘崩塌

错乱得几欲抓狂

逼得那迷失的灵魂将梦替代现实

便如那冰与火疯了般缠绕相存

便如那天边燃起朝霞似的火焰

绚烂得令那世间都为之黯然萎靡



其实只要一个小小的契机

只需要告诉你

什么叫在意



憨醇的葡萄酒在最初时

也只是深埋在泥土里——

一粒即将破土的种子

今天老师让我们写宾语从句和if引导的条件状语从句,然后我神经错乱的来了句:
If red lotus is flame,and my blood is red lotus,I willing to burn everything,because my old brother,my belief.You will never fell cold forever where I am,please you,singing fieedom.
(ps:我不知道是不是条件状语从句,我只是按中文翻译......一直翻字典😂)
然后又为释殿忧伤了一节课(喂喂喂这就是你一下午不听讲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