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未至【索释,释岚,月释,all释】

  第一章:昔念
      我的名字叫卡索,是幻雪帝国最小的王子,我有5个哥哥姐姐都已经成年了,他们和我的父王母后都很爱我。在我30岁的时候,我去了雪雾森林,那里终年飘雪,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陪伴我长大的是一个老得让人无法记住她年龄的婆婆,她是我父王的母后,我的奶奶。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苍老,婆婆的神志不太清晰,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有时她一个人坐着,微眯着眼睛,摇晃的身子,痴痴傻傻的模样,任何人和她说话都不听。有时她总是神神叨叨的满雪雾森林乱跑 找她的小王子,或是一脸惊愕的望着天空上划过的霰雪鸟,叫喊着“不要,不要”和它的名字哭泣。
  直到我成年以前,我一直待在雪雾森林,我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总是沉默的望着天空上划过的霰雪鸟,听它们凄凉的让人想要落泪的鸣叫声。或扣起右手的无名指,卷起地上的雪花,把它们变成樱花在空中飞舞,让它们纷纷扬扬的洒落。细细的白色花粉落在我的睫毛上轻轻的颤抖,我看见尖锐的枯枝刺破苍白的天空,将天空切割成无数碎块。
  在雪雾森林的一百年里,我做了许许多多的梦,梦境中的我穿着凰琊幻袍,戴着雪岚冠,站在离岸的炼泅石上,大片大片的积雪覆盖着冰凉的黑色土地,冰凉的铁链缠绕在石壁上。我望着炼泅石上刺眼的血迹,有些渗入石缝中已经干涸了。我缓缓俯下身来,单膝跪地,晶莹的泪水从我眼角滑落,滴在与雪白地面形成鲜明对比的大滩血液上。一瞬间,那些血液上开满了红莲,它发着妖冶的光泽快速生长,很块就遍布了整个岛上。我站在红莲丛中,听见自己低声呢喃,像是梦呓,模糊而悲凉,每当我想要听清时,就醒了过来。
  这个梦境一直持续了三十年,年幼的我曾因为它而惶恐,但渐渐的适应下了反而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心感,那个梦境给了我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好像曾经经历过一般。后来我做了更多的梦,我梦见一个小孩子在雪地上快乐的奔跑,他有着大大的眼睛和快乐明净的笑容,漂亮的像女孩子。他向我招手,我跑了过去,然后他停了下来,等我跑到他面前,他仰起脸,对我微笑,叫我:哥。然后梦境迅速的破裂开来,崩塌毁灭,消散于无形。有时候我会梦到一名女子,她的面孔有着一般女子所没有的英气,眉宇之间是深深的坚毅。她走到我面前跪下,手捧花束,双手交叉,对我微笑,说:王子,我来接你回家。然后画面就诡异的扭曲了,一切变得模糊,我便从梦中醒来。
  而这一次,我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梦境,我梦见了一个少年,有着甜美而邪气的笑容和不食人间烟火的容颜。他披散着一头温润的白色长发,两边的长发一缕一缕梳到后面去,编成了精致的鱼骨辫。额头上有着一条冰蓝色的蓝晶石挂坠,有着如海洋般浩瀚包容的颜色。而他的眼眸比蓝晶石还要美丽温润,仿佛可以融化人心,日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星,璀璨而神秘。他的手上燃烧着冰蓝色的火焰,一只眼睛变成了诡秘的金色,仿佛可以吞噬人心,他对我微笑,说:哥,这就是最真实的我啊,你是对我失望了吗?我很想要回答他,可是咽喉好像被人扼制住了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然后我看见他的身影再次模糊,直到消失。我又梦见了那个女子,只是这次的梦境更加的清晰和完整,她骑在高高的银白色独角兽上,黑色的长发扎成利落的辫子,剩余部分披下,她的眼神坚定而执着,一身黑色皮衣衬的她英气十足。她手中抱着一束鲜花,走到我的面前,单膝跪地,说:属下奉守界将军克托之命,前来护卫王子。她的声音干净沉稳,然后她抬起头,对我微笑,说:王子,我来接你回家。然后画面再次的扭曲消散。我看见了一名少女,她银白色的长发纯净如落雪,但更令我吃惊的是,她有着同那个少年一样的眼眸。一只眼眸是深邃的幽蓝,另一只诡秘深沉的琉金。她的手上拿着一柄藏青色的剑,剑身雕刻的图样就好像是霰雪鸟的翅膀,她的双瞳明亮却充满了血色,她一字一顿的对我说,卡索,我恨你。之后她的背影如同烟雾一般在我眼前消失不见,刹那间所有的一切归于虚无。
  我从这个冗长的梦境中惊醒,却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我望向天空,雪雾森林高大的雪树的枯枝,将苍白色的天空切割成几块,霰雪鸟划过天空,凄凉的叫声将天空划过无数条透明的伤痕,然后渐渐的愈合,看不出一点痕迹。
  也许是这个梦境太过清晰和真实,不再像以前那样模糊,我第一次有了想要破解它的想法。
  我决定去寻梦族,找寻梦之主,请他为我参破这个梦境,我刚起身,就遇到了婆婆。
  婆婆又发糊涂了,她杵着拐杖,摇摇晃晃的走着,哭喊着。我忍不住走过去,问到:婆婆,怎么了?
  婆婆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哭泣,她说:婆婆的小王子不见了,呜呜......婆婆的小王子在哪儿呀......
  我以前总是茫然又疑惑的问:婆婆,我在这儿啊。
  可今天我觉得婆婆说是小王子不是我,也许是我梦里的那个少年。婆婆继续哭喊着:婆婆的小王子啊......他那么小,又那么善良,又不会保护自己,会不会受欺负了?呜呜......婆婆的小王子.......
  我望着婆婆,心中疑惑的雪球越滚越大,我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最小的王子,母后没有再生比我更小的孩子,而父王也只有母后一位妻子。你那么婆婆所说的小王子,到底是谁?那个在我梦境中有着如樱花般美丽笑容喊我“哥”的孩子又是谁?
  也许所有的答案,都在我的梦境里。
  只可惜,我还没有来得及去请示父王去拜访梦主,就先迎来了冰火大战。

评论(7)

热度(29)

  1. 风中诗,手中花_樱花已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