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未至【索释,释岚,月(原女)释,all释】

  第二章:魂音
      冰火大战的是在我成年礼后一天开始的,原因是炘绝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冰族,而且是被一种不为人知的力量所杀死的。
  战争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还快,火族势如破竹,攻下冰族一座又一座城池,神民流离失所,到处生灵涂炭,最后直逼仞雪城。父王母后想要送我离开,可是我怎么也不同意,因为我的潜意识隐隐的告诉我,冰族不会就此灭亡,高贵的雪岚冠不会就此蒙上尘埃。事情一定会有转机。
  转机果然来了,在火燚在仞雪广场上杀死了我的五个哥哥姐姐,重伤父王后,我握紧了手中的佩剑准备和火燚决一死战,结果一阵缥缈的笛声传来,止住了所有人都动作。
  空灵华美的笛声悠扬飘过来,清澈得仿佛可以洗涤人都灵魂,空中的尘埃都为之而发出微微的白光,仞雪城的上空一片明亮,空气中有微微的波动。与周围一片狼藉的战场显得格格不入,却给人带来了一种光明的感觉,仿佛有了新的希望。我看到了前方的场景不知为何被一阵缥缈的雾气所掩盖,而笛声就是从雾中传来的。
  笛声婉转而低沉,包含思念和哀伤之情,让人听着想要为之落泪。而让人更震惊的是,所有听过笛声的火族神,包括火燚,都仿佛被它摄住了心魂,微微闭眼,一副神游陶醉的模样。
  雾气越来越浓,几乎包裹了整个仞雪广场,但周围的神还是可以看得清。而我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疲惫,可是意识却依然十分的清晰,我隐隐感觉到,是那些雾气所使。
  我看到了那个少女,她有着一头飘逸的银白色长发,纯净如落雪,却有着隐隐的月光般的光泽。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头发一部分扎起来,一部分放下,到给她添了一分帅气,眼眸闭上,银白的睫毛微颤。她是个绝顶的美人,这点毫无疑问。
  然而比起她的美貌,她那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灵力更令我震惊。以火燚刚才的灵力来看,是当之无愧的三界第一,但是她竟然能轻松的控制住在场的所有神,那么她的灵力,到底强大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地步?
  微风吹拂着她的发丝,终于她吹完了这首曲子,缓缓的停下。我可以感受到曲子中浸透的悲伤与思念,一瞬间,我的眼前掠过许多画面,一幕幕的场景在我的脑海里放映着。我看到了霰雪鸟掠过樱花永远放肆的盛开颓败的落樱坡下的男子;我看见了一只霰雪鸟飞向在被粗大冰凉黑色玄铁所包裹的炼泅石;我看到了红莲在火族的领土上绽放,墨红发金眸的少年神情高傲冷漠的望着天空上飞过的濯焰鸟;我看见落樱坡下,带着金色面具少年在坟墓前燃放着灿烂的烟花;我看见仞雪城前,白发蓝眸的少年手持一把造型诡异的剑,直指火燚......
  我好不容易从画面中挣脱出来,茫然望向少女,突然,她轻轻的颤了颤睫毛,猛的睁开了一双金蓝色的异瞳!如王者斜睨般高傲的金眸,又如无尽之海深沉诡秘的蓝眸,冷冷望向我!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仿佛掉入了一片黑暗的世界。
  我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摔倒在地面上,然后失去了知觉。
  我再次沉入梦境。
  这次的梦境真实到让我觉得不像是梦,一切都一切仿佛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梦境中的触感是那样的真实,画面又是那样的细致。
  梦境中的地方又是在落樱坡,我的梦境中曾反反复复的出现过这个地方。我看见那个在曾经的梦境中喊过我:“哥”的穿着冰族皇室衣服的小男孩站在树下,他拿着一根冰蓝色的笛子,兴奋的在空中晃了晃,然后转过头,开心的笑着,惊喜的大喊:“哥,它会自己演奏!太神奇了!”
  我微笑着对他说:“可别小看他,这是一叶竹做成的笛子。所谓一叶竹,就是一根冰竹上,只长一片叶子。只要吹奏这片叶子,不管有多远,竹笛都会听见。”
  “太好玩了!”小男孩兴奋的喊到,笑容如初阳一般明媚而耀眼。这真的是我的弟弟吗?!怎么这么可爱!
  我听见自己对他说:“送给你。”
  结果小男孩摇了摇头:“我不要叶子,我只要笛子。”
  我问他:“为什么?”
  “不管我们相隔有多远,只要你吹奏叶子,无论如果我都会去找你。”小男孩一脸幸福的说,眉眼弯弯,尽是笑意。
  这么可爱的弟弟我也想要一个啊!只可惜他只在我的梦境中出现,我忍不住叹息。
  眼前的画面再次支离破碎,四周又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黑色之城里,床边围绕着一群人,父王,母后,泫榻圣者,一群幻愈师,四个从未见过的冰族神,以及坐在我床头的白发少女。
  只是气氛貌似不太好,少女和那四位未曾谋面,但看上去德高望重的冰族神之间气氛有些凝固,隐隐有了拔剑张弩的氛围。甚至都没人发现我醒了。
  “你醒了。”正当我在犹豫要不要出声时,少女突然转过头,一脸淡漠的说。我暗暗有些惊讶,她的金蓝异瞳竟然变成了正常冰族的冰蓝色,而且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是怎么发现我醒了的?她会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冷淡的说:“别的我不会,但是入梦之术还是懂一点的,你的梦境突然破碎开来,如果不是被别的人强行拉入梦,或者死了,就只能表示是你醒了。而且你这么没用,也不会有人看上你,把你强拉入梦。”
  她一出声,所以人都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母后热泪盈眶的拉住我的手:“卡索,你终于醒了。”,父王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而那四位冰族神狠狠的瞪了少女一眼:“你这庶民,怎如此无礼!先是对王和王后不敬,还公然辱没皇族,侮辱卡索王子!”
  “呵,侮辱皇族?”少女冷笑一声,“如果不是我,这冰火大战不知还要打到几时,你们所谓的皇族,早就沦为了火族的阶下囚,受尽折磨,丧命于火燚之手!还有你们所谓的七圣者,冰火大战时又在哪里?如果不是卡索突然昏迷不醒,为了防止他有不测,冰族无王位继承者,你们恐怕都不会出面吧!”
  少女这一番话说的,让那四位被称为七圣的人气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父王母后欲言又止。而我的思绪一直停留在少女之前的一番话上。入梦之术?那不是寻梦族的吗?我好像突然找到了希望,不顾有些僵硬和酸痛的身体,猛的抓住她的手:“你会入梦之术!?你会解梦吗!?”少女好像微微有些惊讶,然后用饶有趣味的目光打量着我,淡淡的开口:“对啊,不管怎么着,也比星旧强点吧。“
  比寻梦之主厉害?如果是这样的话,完全不用去找他了,也许,我梦境里的疑惑,她通通都能解答。
  “卡索,你刚醒来,饿了吧。”母后终于插上嘴,一脸疼惜的望着我,“灵玥阁下也累了吧,解梦之事明天再论吧。”
  原来那个少女叫灵玥,我心想。虽然比起进食,我迫切的想要知道梦境的含义,但是我确实饿了,而且母后的一番心意不好辜负,于是我望向灵玥,她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淡淡的回答:
  “去吧,你都睡了七天了,再睡就和那花瓶里的花一样了,要是你睡死了还好,半死不活的躺着还麻烦,虽然冰族神饿不死,但是你这么蠢,说不定真的饿死了。”
  我抽了抽嘴角,看了这个少女不仅灵力绝顶,容颜倾世,精通入梦之术,而且还——毒舌。
  只是她说话的语气和习惯性上翘的唇角,望向我的眼神和眼角的倾斜度,指尖敲击床板的习惯性动作,都那么的熟悉,仿佛,我已经接触她很久了。
  只是,谁能告诉我,明明是不一样的语气,不一样的容貌,甚至是不一样的身高,为什么她的声音和眼眸,和我梦境中的少女一模一样?
  (其实本来想把有关一叶竹笛的梦境都写了,但是我懒......哦不是因为我不记得台词了,嗯,就这样,没毛病。)

评论(8)

热度(20)

  1. 风中诗,手中花_樱花已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