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未至【索释,释岚,月释,释独,all释】

  第三章:释梦(上)
  神界冰族是没有夜晚的,即使是晚上,仞雪城高大的建筑和夜明珠发出的柔和白光也会将黑夜照的如白昼般明亮。冰族也没有四季,无论哪个季节,天地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几乎看不出分界线,毕竟仞雪城的大雪,一落十年,可这单调乏味的景色,还不如凡界绚烂。大片冰冷的冰雪堆积成一个辉煌的神族,人们只惊叹于它外表的华丽,却不知道它内在的冰冷和虚伪。这就是灵玥对冰族的评价,不知为何原因,我感觉她对冰族充满了怨恨和气愤。只是为何她这么讨厌冰族,却又耗尽灵力跑来救冰族?
  灵玥给我的回答是:“神界已知最强的两大神族只有冰火两族,冰火相克,失去任何一族都会失衡,火族贪婪残暴,冰族冷酷虚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你这么当着我的面说我族的坏话真的好吗......
  灵玥说:“所以我救了你们冰族但也只弄伤了火族放跑了他们。”
  说到放走火族,我听宫中侍女的闲言杂言说当时灵玥准备废了火燚半身,但是正当她要动手的时候,火族的公主艳炟出现,想要救走她的父王。而灵玥一见到艳炟,就愣住了,手上燃烧的半蓝半红的火焰,也熄灭了。
  她们还说,谁也无法想象当时的画面,灵玥笑的如天使一样甜美,又如地狱的罗刹一般令人魂飞魄散。
  她们也说,不知道灵玥到底用的是什么法术,但是很可能是火族的,只是火族的神怎么可能会帮助冰族,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了。而且,她身上发出的寒气,又明显是冰族的特征。
  (灵玥:妈的老子是冰焰族的神,你们瞎逼逼个大头鬼。)
  于是我问到:“你到底是哪一族的?”
  灵玥沉默了好久,最终缓缓的开口:“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一族的,我只记得我睡了好长好长的一觉才醒过来,然后流浪的好多年......”
  我微微一愣,不禁有些同情她,无论如何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在哪里,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即使有强大的灵力,过得一定也不会很好。我又想到了那个在我的梦中喊我哥哥的孩子,他会不会真的是我的弟弟?会不会和灵玥一样失去了记忆所以离开了我?他过得好不好,会不会受颠肺流离之苦?
  我沉浸在思路中无法自拔,最后还是灵玥把我叫过神来:“你怎么了。”
  我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我......”我要说什么,难道要说我觉得你的身世很可怜?不过以灵玥的性格,如果我安慰她估计还是要被她嫌弃......
  “抱歉,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我轻轻叹息,梦境中少年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甜美而邪气的笑容比这世间任何景色和人物都要美好。
  灵玥给了我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扶额叹息:“你有没有听进去我之前说了什么?”
  我:你之前说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气氛真的很尴尬,灵玥那种杀人般的眼神让我动弹不得,而且还是我理亏......最后灵玥无奈的重叙:“我刚才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救冰族?’”
  我摇了摇头,灵玥一直拒绝接受冰族的任何酬礼,除了答应在冰族暂住之外,没有接受任何礼物包括父王希望她在冰族当职她也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而且她也很少和冰族任何人沟通接近,除了我以外。
  灵玥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了一个略略不怀好意的笑容,她突然靠近我,单手托起我的下巴,在我耳边用有些魅惑神秘的语气说:“都是~因为你啊~”她轻轻呵出的气在我耳边缭绕。我只觉得耳朵发红,温度升高,脸上的温度也急剧上升的起来,我后退一步,不禁有些结巴:“灵,灵玥,你......”
  “噗。”灵玥突然笑出声来,她放开手,微微侧头一脸无所谓的理了理长发,然后斜睨着我:“你该不会当真了吧。”
  我:......混蛋!怎么之前没发现你还有随便撩人的属性!
  灵玥见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的表情,双手环胸,一脸得意洋洋的说:“看来你和女性的接触太少了,只是靠近一下就紧张成这样。”
  我:混蛋!你靠的这么近是个男人都会紧张好吗!
  而且重点是她还一脸得意洋洋,笑而不语的样子,我和女性接触的少你有必要这么开心吗!?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无视我的愤怒,灵玥拍了拍手,问到:“对了 你之前做的梦境,都是在什么地方?在冰族境内吗?”
  我点了点头,将梦境内容全部告诉了灵玥,灵玥听到“落樱坡”三个字脸色一白,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她紧抿着唇,眼眸中有细碎的光芒荡漾,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敲打着下巴,过了一会儿,她问到:“你说,你的梦境中经常出现落樱坡?”
  我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落樱坡是冰族圣地,也是冰族万年来进行幻术测试的地方,可是我却经常在梦见落樱坡和那个小男孩,他在落樱坡前的雪地上快乐的奔跑着,然后停下,对我微笑,喊我:‘哥’”那个笑容比这世间任何景物都要美丽,让我的心都未之颤栗。当然,最后一句话我没有对灵玥说。
  “所以,你能帮我解这个梦吗?”我请求到,我真的太想要知道这个梦境的意思,这个愿望在得知灵玥会解梦后就迅速的强烈的起来,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叫嚣着“去找她!去找她为你解梦!”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要解开这么梦境的意愿强烈至厮,也许这个愿望一直这么强烈,只是蛰伏了下来,到了适应的时候爆发出来。我隐隐的感觉到,我梦境中的那个孩子极其重要,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解开这个梦,然后找到他。
  可是灵玥并不给我这个机会,她蹙着眉:“想要完整快速的解梦,就得先去梦境发生地观看有没有和你共鸣的能量,然后再在那里入梦。”“这还不简单,我直接带你去落樱坡。”我说到。
  可是灵玥并不给我这个机会:“不行!”她双眸染血,一字一顿无比坚决的说,“我绝对,不会去落樱坡!”
  灵玥如此激烈坚决的态度让我着实一愣。她紧紧闭上眼睛,仿佛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一般,双眉紧蹙,樱粉的唇色咬得苍白,指骨因为握的太过用力而发白,甚至可以听见骨头交磨的声音,泪水从她的眼角滑下,低落在雪地上融化,消失不见。
  我从未见过她如此痛苦绝望的样子,这样的她我陌生至极,惹哭一个女孩子总是不光荣的事情,我安慰她到:“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我真的不会安慰女孩子......啊。
  “没什么。”过了许久,灵玥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化作水雾消散于无形,她终于回答了我,“落樱坡我不会去,但是我可以带你去炼泅石。”说完灵玥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大雪蜂拥而至,落满了她雪白晶莹的长发,风卷起她的长发和幻术长袍在风中蹁跹如轻盈的蝴蝶。她在风雪里的背影是那样的孤独和萧瑟,渐渐的和我记忆中的某个身影重叠在一起,却模糊氤氲得根本看不清。
  灵玥,你到底,是谁呢?
  解梦(下)
  落樱坡不愧是冰族万年来测验幻术的修炼场所,风景宜人,气候适宜。高大的樱花树上盛开着万千樱花,如天边的晚霞一样流光溢彩。雪白和粉红的花瓣簌簌的落下,在风中蹁跹飞舞,落在洁白晶莹的雪地上,勾勒出一副绝美的画卷。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灵玥死也不来这冰族圣地,而是非要去荒无人烟的炼泅石。
  没办法,谁叫我要人家给我解梦呢,而且我还惹哭了人家,按照约定我去了炼泅石,如我梦境中一样荒凉的地方。灵玥还没有到,我无聊的踢了踢脚下的石块。站在炼泅石旁等她。
  过了半个时辰,灵玥终于到了,不过她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我本来想问她为什么来的这么迟,但看到了她一脸阴沉,也没有再问什么,让她开始解梦。
  灵玥拿出一个刻着金色纹路的水晶魔方:“这个是寻梦族梦主的四方梦缘,解梦的道具。”
  我问她:“你这么久才来就是为了借这个?”
  灵玥翻了个白眼:“别提了,本来我要去借星轨的寻梦兽,可是星旧那个死妹控硬是不给我,理由是星轨每天寻梦兽不离手,如果少了她会睡不好觉!我和他僵持半天才松口,要来四方梦缘。可星轨那个死兄控却又不同意,最后我忍无可忍打晕了星旧跑了,然后......”
  “然后你就被星轨追杀了。”我很默契的接下下句,“不过你不是解梦术比星旧厉害吗?为什么要他的四方梦缘?”
  “我是比他厉害,可是我没道具啊,除了寻梦兽也就只有四方梦缘我还勉强用的顺手了,而且星轨可是寻梦族天才,比星旧厉害多了。”
  星轨这个名字我没有听说过,但是既然是被灵玥承认的实力一定不凡,或许改天我可以去拜访她和她的哥哥,我想。灵玥扣起右手无名指,指尖跳动着灵力,灵力的影响下空气中产生了细微的波动,一圈圈的向外扩散,灵玥突然用左手抓住我,低声说:“借我一滴血。”我凝出一滴血液给了她,灵玥手在空中轻轻一挥,血液飞到了炼泅石上砸了上去,迸溅开来金色的火花,并发出了微微的金光,灵玥微微一笑:“好了!”
  灵玥说完拍了拍手,四方梦缘飞到了空中,“好了,别废话了,你找一个姿势,免得等会入梦你倒下去压倒我身上,你都不知道你多重。”
  我抽了抽嘴角:“我以前压倒过你?”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灵玥就双目喷火,一副要拔剑杀人的样子:“你还好意思说!前几天冰火大战,我用笛音摄魂术时,我们相隔不到一米,我刚睁开眼,你就倒下了压到我,还把我的披风拽了下来!”天知道她的袍子是和披风连在一起的......长袍下面的衣服连袖子都没有......而且那些冰族神和火族神那微妙的表情......灵玥只觉得自己的脾气实在是太好了,竟然没有当场把他们团灭!
  我自知理亏,默默的扭过头,抽了抽嘴角,盘腿坐在了炼泅石下,靠着炼泅石说:“开始吧。”
  四方梦缘在空中飞旋,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我感到那种失重感再次袭来,我微微闭上眼睛,四周渐渐变得模糊,我最终陷入了黑暗。
  我再次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站在炼泅石前的“自己”,和以前不同的是,以前我是以自己的视角看炼泅石,而这次我看到了“自己”站在炼泅石旁,这种感觉倒是挺奇怪。
  灵玥站在我的旁边,束拢的银白长发在风中蹁跹,如同盛开的巨大雪莲。四方梦缘在空中飞旋,散落的金光印在她的瞳孔上,水光潋滟的眼眸中有着支离破碎的光芒。和刚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我看着另一个“自己”站在炼泅石前,手中拿着一把造型诡异的长剑。剑身是玄色的,周边是深蓝的,剑柄下方还有几个骷髅,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剑。之前的梦境中因为我是以另一个“我”的视角来看这个梦境,当然没有注意到剑。我正欲开口询问,灵玥忽然问到:“这就是你之前的梦境?”
  我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灵玥摇了摇头,“这个梦境并无完整。”
  “不完整?”我疑惑的望向她,“你怎么知道?”
  “万物生灵都有自己的记忆。如果记忆缺失,在特定的地点或情况下,脑海里会产生一些与其相关的记忆片段。而这种记忆片段会以不同的方式产生,梦境就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我检查过你的大脑,里面有很多记忆断层和大片空白,但是与你现有的记忆根本就不是连在一起的,所以那不会是你今生的记忆,只有可能是“前世”。你梦境中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发生过的,而那应该就是“前世”了。我在你的脑海里截取这个梦境,在梦境里通过你的记忆感知,延伸范围,获取这个梦境前后的大致构造。”
  “我感知到了这个梦境前后的一些片段,这个梦境是完整梦境中间的片段。”灵玥说完挥手唤来四方梦源,她掌中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在我惊讶的注视下火焰吞没了四方梦源!我惊讶得差点叫出声,但是我知道灵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我屏住呼吸,凝视着四方梦缘,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四方梦源竟然吞掉了那些火焰!它发出的金光更加强烈,很快布满了我的视线!
“不要看!”灵玥的声音从耳边响起的同时,我闭上了眼睛的一瞬间,一道耀眼的让人的眼睛根本无法承受的光芒闪过,我感到眼皮一阵发热,我知道自己眼前一定有着极其强烈的万丈光芒,如果我晚一点闭眼,说不定眼睛就瞎了。
  “好了。”灵玥淡淡的声音想起,我试探性的睁开眼睛,眼前的画面与第一次刚开始似乎没有丝毫的变化,我有些疑惑的望向灵玥,她对我点点头,我再次望向画面,却看到了之前没有看到的东西。
  我看见了“我”站在炼泅石前凝望着,汹涌澎湃的海浪冲击着礁石,一只霰雪鸟在苍白的天空中翱翔,从海的那边飞过,从“我”的脑后飞了过来。他拍了拍翅膀,在炼泅石前方停顿了几秒,不知为何我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极为不安的望着那只霰雪鸟,手却抖得不停,一种名为恐惧的感觉从我心底油然而生,我正想开口问灵玥,可我还没有开口,那只霰雪鸟就已经向炼泅石冲去!
  “不!!!”我几乎要脱口而出,但是不知为何我的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惊愕到几乎失去了任何言语的力气,我觉得心口泛起一阵阵无法言说的疼痛,连绵不断,撕裂般的剧痛。我的手抖得越发厉害,我感觉到灵玥轻轻握住我的手,对我低声耳语:“别怕。”我只是死死地攥着她的手腕,却没有了再说话的力气。我一眨不眨的盯着炼泅石,双眼充血,目呲欲裂。我望着那只霰雪鸟在炼泅石上撞得粉身碎骨,鲜血飞溅出来,染红了炼泅石,也染红了洁白的雪地。
  看见这一切的我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失去了任何思考的力气。炼泅石上霰雪鸟的血迹在我的眼前一遍又一遍的扩大,我满眼都是血色,天地间仿佛都被霰雪鸟的血色染红。我哭了,泪水一滴一滴的打落下来,落在洁白的雪地上,很快就消失不见。大脑被无数汹涌的记忆碎片冲击的,如同汹涌的海浪冲击着礁石,谁也不知道是礁石碎了还是海浪退了。铺天盖地的记忆碎片如潮水一般淹没了我,闭上眼睛,我看到了一幕又一幕,都是我和那个丰神如玉的俊美少年的记忆。他的笑容比落樱坡上绚烂的樱花还要美丽,可是不知为何,他的脸庞和那只霰雪鸟的脸却在我面前重叠起来,我甚至感觉,他就是它。记忆片段中东西有很多,有我和他相拥在一个神似牢房的房间里;有他和我在雪原上快乐的踢着冰球,他的脸上洋溢的欢乐的笑容,那是可以让我铭记一生的笑容;有他在落樱坡下,望着樱花,表情冷淡眉头却凝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忧伤;有他坐在玄冰王座上,一脸淡漠的望着我,以及冰族的大臣,看上去向其他各族的人,还有那个在我梦境中出现过的英气女子,还有……记忆片段多到我根本看不完,眼花缭乱之余我却瞥见了一个画面,那个少年身体被这个梦境中“我”手上的那把剑刺穿,鲜血流了一地,他眼神溃散,手无力的垂下来……
看到那个画面的我,脑海里失去了任何的意识,我只是愣愣的盯着那个画面,任我的眼泪肆意流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伤心成这个样子,我的心情只能用绝望来形容,那记忆仿佛是我灵魂上一块不可磨灭的伤疤,一处最深至深的创伤,深入骨髓。悲伤如潮水一般淹没了我,绝望铺天盖地的压抑住了我,使我失去了任何思考的力气。
  明明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明明之前没有一点和他有关的记忆,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却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觉得他就是我的天下,我的一切,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我不管过了多少世都无法忘却的人。
  耳边传来灵玥一声呼唤,却遥远的仿佛在天边,她兴奋的叫到:“找到了!”然后拉住我——准确来说是我抓着她,被她带着飞了出去,灵玥另一只手中的四方梦缘中发出金色的光芒,笼罩住了那个画面,天地再次一片白光,却不再像当才那么刺眼,而是柔和了许多。
  我好不容易浑浑噩噩的从记忆挣脱出来,双眼迷蒙的望向灵玥,她给我看了一个梦境,在她的手上,那一段是我低声呢喃,她对我说:“你现在的记忆太少了,熟悉度不够,听不见梦境中的你说了什么,但是等过段时间,所有的梦解完了应该就可以了。”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思绪却还在刚才的梦境中,灵玥看我这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问道:“你的梦境中为什么为出现霰雪鸟?它除了叫声可以融化冰雪,带来春天,还象征着自由,卡索,你想要自由吗?”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我从来都不想当王,我一直想要自由。这个愿望我从未和别人提起过,因为我的父王母后以及哥哥姐姐们都对我抱有很大的期望,他们一直希望我成为王。我不想接受,可是自从我的哥哥姐姐们都死于前几天的冰火大战后,我就再也没有奢望过,因为我知道,父王只剩下我这一个孩子,下一任冰王只有可能是我。
  灵玥的脸上浮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讽刺笑容:“如果你为了自由,会让你心爱之人一个个离开你,那么你还要自由吗?”我淡淡的一笑:“灵玥你知道吗,我不想当王是因为王位束缚了我,当王必须娶人鱼公主,可是我根本不爱她。如果有一天你心爱之人与你的国家发生了冲突,作为王,你要选谁?无论选哪个都会痛苦,欲带皇冠,必承其重。我的心太小,装不下整个国家,我只想和心爱之人相守,白头偕老。”灵玥愣住了,她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眼神望着我,流露出了深深的忧伤和无奈:“可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呢,我们的一生,从来都是身不由己。凡人都羡慕着神,他们觉得身为神的我们高高在上,可是神是被束缚着的。即使拥有崇高的地位,无尽的寿命,强大的灵力,却无法真正与心爱之人在一起。你觉得霰雪鸟是自由的吗?其实它一直被束缚的,它们渴望自由,才发出悲伤的鸣叫。”我微微一笑,望着天空划过的霰雪鸟,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我想要的自由,不会通过牺牲任何人来获得。在和平的时候,我更愿意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隐居凡界。我也不会不管我身为冰族王子都责任,如果冰族有难,我一定会拼劲一切去帮助。如果战与不战,都将面临着失去,那么,我绝不怯站!”
  灵玥听见这话,脸上浮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惊讶,今天我见到的她的表情比以前都丰富的多,她的眼睛越发明亮,蔚蓝浩瀚如海洋的瞳孔仿佛有星光在闪烁,她微微一笑,用右手放在胸口,对我微微弯腰行礼:“那么卡索王子,灵玥愿意帮助王子获得自由,未来,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我们相视一笑,都从彼此的瞳孔中读出了坚定的信念,突然灵玥用一种不可言说只可会意的笑容望着我,一字一顿的说:“所以卡索王子,你是不是可以把你的手放开了?”
  我愣了一下,下意思的松开手,才发现自己在那个霰雪鸟撞击炼泅石的梦境中思斯的攥住灵玥的手腕后就没有放开了。而且因为我握得太过用力,灵玥的手腕早就被我掐的一块青一块紫的。我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我之前......”我不知道该如何诉说我那种心境,只要再想起那个梦境,我依然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
  灵玥却出奇的没有怪我,她淡淡一笑,氤氲的淡淡的哀伤和落寞:“没什么,我懂。”
  我知道她懂,从她的眼神中,我可以读出那种深至灵魂的悲伤。我没有在纠结她的身份,也许我们真的认识,也许就在前世,在雪雾森林。
  只是我越来越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个喊我“哥”的孩子到底是谁,我已经下定觉心,我要找到他,不惜一切代价。
  不惜一切。

(作者:这章写的好零碎......时间太紧了,暑假补课人物繁重,后面写的太仓促了(想象一下我一边骑自行车一边打字的情景)等有时间了会修改的。)

评论

热度(20)

  1. 风中诗,手中花_樱花已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