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哈根炟释】重生.溯回

  第一章:终于,她思念了亿万年的那个人,再次出现了。
  艳炟迷茫的睁开眼,因为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艳炟又闭上了眼睛,用力的揉了揉。她吃力的站起身来,等眼前的景物清晰起来,她发觉是如此的熟悉。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也不是死时穿的火红长裙,而且铜色的战甲。
  “火族营地......”艳炟有些茫然的环顾着四周景物,她皱了皱眉,扶住了额头。虽然刚刚醒来有点头晕,但依然不影响艳炟思考。她很清楚的意识到,不管这里是不是火族营地,都与刚才那个梦境中的女子脱不了关系。
  她说,回到过去......难道,她把自己送到了第一次冰火大战发生之时?艳炟有些不敢相信,时空濒回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是那名女子是冰焰族的后裔,拥有强大的力量不足为奇,只是这穿越时空,还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报告!报告公主!”一个火族士兵连滚带爬的闯了进来,打断了艳炟的思路。
  “怎么了?!”艳炟皱起来眉头,不悦的瞪了他一眼,“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樱,樱空释他变成火球,飞,飞走了!”他的声音虽强行镇定却依然压抑不住惊恐与慌张,先不说出了这么大乱子,他这套说辞让人信不信都是问题。如果公主不信,一生气,自己小命可就不保了。
  “樱,樱空释!”艳炟全然不顾其他,一听到这个名字,火红的眼睛顿时一亮,恍若跳动的火焰一样明亮。她猛的抓住那个士兵的手臂“你说,樱空释!?”
  士兵以为艳炟生气了,吓得跪倒在地,求饶到:“公主息怒!都是小的办事不力!才让那樱空释侥幸逃脱!”
  艳炟的心思全然不在那士兵身上,她飞快的思索,熟悉的台词,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剧情.....这的确是第一次冰火大战。看来那个少女说的是真的,她确实把她送回到了过去!
  艳炟欣喜若狂,她马上想到了樱空释,她风一样的飞奔出去,冲向当年他们初遇的河边。
  “公,公主,您这是……”士兵打了个趔趄,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半抬着一只手,僵硬在那里,望着艳炟飞奔离开的背影。
  艳炟的声音从远处飘来:“我去追樱空释,你不用管!”
  士兵有些茫然,就算要去追樱空释,也要多带着手下吧,可是,为什么公主一个人跑了出去?
  兴许是因为樱空释从自己手下逃脱,恼羞成怒,所以打算自己去抓住他吧,士兵想。
  他当然不知道,她所经历的一切。
  一路狂奔,她在湖边停下,匆忙的寻找着那个身影。
  湖中积水很浑浊,昏黄的积水上堆积着枯叶和断树枝,在湖中心的地方,漂浮着一个人。
  艳炟看见那个人影,长鞭一甩,毫不犹豫的把他捞了起来。
  她也不管脏不脏了,直接坐在湖边的湿泥地上,抱着他,让他的头靠在他怀里。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前,她的眼眶已经红了,心脏狂跳不止;而在她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四周的景物全部消失了,世间万物也都消失了,此时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人。
  四周的空气都窒息了,只能听见他浅浅的呼吸声。
  时间仿佛疯狂的倒转回去,一起重新回到了她与他初遇之时,当她一鞭子把他从河里捞起来时,自己的心,好像有什么地方,被拨动了;从那时起,命运的航线就开始偏离,她与他的命运一次次的交错,最后却依然只是擦肩而过了。
  又或者,这些命运是早已注定好了的,一直按照它的轨迹在走,从未偏离。一切都只是注定好的,她与他的相逢,是一场注定,如同她与他最后的分离。
  他抱着鲜血淋漓的她,她哭着微笑,望着他。
  她的手重重滑落在地面上,身体渐渐消散成红色的光芒,化作一场盛大璀璨的烟火。
  她听见他说:“你是我最好看,最可爱,也是我最好的……”他停顿了一会儿,最终说出两个字,“朋友。”
  朋友也好,起码不再是仇敌了。她想。
  本以为会与他就此别过,陷入永久的黑色梦魇中,没想到回到过去,再次睁开眼,还能看见他熟悉的容颜。
  那年他的身影与现在的重叠起来,渐渐化作一个人。
  他湿漉漉的黑色长发软软的黏在额头,白瓷般洁净的皮肤上,有着深邃而精致的五官,漂亮得不食人间烟火。双目紧闭,纤长的睫羽盖着了那双比樱花还要美丽的琉璃双眸,粉色的樱唇微抿,眉头微颦,一抹淡淡的化不开的疼痛化在眉心。
  她的呼吸仿佛已经停止,她只是死死的盯着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生怕一眨眼,他就消失了。
  上一世,她在这里与他相遇,她意气风发,这一世,她与他重新相逢,却几近泪流满面。
  她颤抖着将指尖伸向她的脸庞,轻轻的戳了戳他如凝脂般光滑的皮肤,直到熟悉的触感传来,她才放心下来,随即是克制不住的泪崩。
  她好害怕,这只是她一场太过真实的梦,梦一醒,他就消散,世界崩塌。
  还好,这不是梦。
  明明他们才刚刚分离,可是再次看到他熟悉的如画眉眼,她觉得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亿光年。
  终于,她思念了亿万年的那个人,再次出现了。
  晶莹的泪水瞬间滴落,落在黑色的土地上,开出透明的花,蜿蜒在地上,如一幅绝美的图画。她死死捂住嘴,嘴唇颤抖却说不出一个字。
  她笑着,去克制不住泪水的崩落,如同最晶莹璀璨的碎钻,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自己这个样子,一定很傻吧,她想,可她就是愿意为了他,去犯傻。
  她哭着微笑,明艳又凄美,望着他。
  这一次,她会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
  他樱空释的命运,由她来守护。
  一只有着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的雪白羽毛和蓝水晶般眼眸的鸟儿站在树上,歪着脑袋,望着眼前的两人。
  一个被黑色吞噬的空间里,悬浮在一个少女手中发着柔和明亮的白光的水晶球成了这让人恐惧发狂的黑色空间中唯一的光亮。水晶球中显示的,赫然就是刚刚发生的一切。
  而这个少女,正是出现在艳炟梦境中,并将她送回冰火大战时期的那名少女!
  “你不后悔吗?”一个有着倾国倾城容颜的少年走了过来,望着她,笑容肆意而又邪魅,眼神晦暗不明,非笑似笑的望着她。她银亮的发丝在这黑暗中显得格格不入,而他墨色的长发几乎与这黑暗的空间融为一体,只是他如雪的皮肤,与这黑暗形成了巨大反差。
  “为什么要后悔。”少女面无表情的说,她的眼神却中藏着一抹极深极痛的哀伤,她轻轻的一笑,像是自嘲,又像是释然,“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况且,”她的目光穿过水晶球,望向那个喜极而泣的少女,“她对樱空释的爱,不比我少。”
  鸟儿拍了拍翅膀,飞过苍蓝色的天空,如流星一样的消失不见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