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未至(我好像写了一个假的索释)【索释,释岚,月释,释独,all释】

  第四章:星轨
        白天的寻梦族是寂静无声的,宛如空城。空空荡荡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如果不熟悉寻梦族的人来到这里,还会大吃一惊呢。
  一个伸手敏捷的黑影闪过空空荡荡的街道,宛如一道阴风刮过,到是给这空无一人的街道平添了几分萧瑟。
  “吱呀。”一声微响,寻梦族皇宫的大门被打开一条缝,黑影风一般闪了进去,她仿佛对寻梦族宫殿熟悉至极,轻而易举的来到了星旧梦主的殿内。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门,身子便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上。少女扶住门,死死的咬着唇,胸膛中血气翻滚,血液几乎要从口中溢出。她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看上去还有几分吓人,她咬咬牙,咽下一口血,歇息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手。她手刚刚放到门上——
  “灵玥公主。”一个清甜婉转的少女声音响起,灵玥手微微一僵,忍不住懊恼的叹了口气:为什么每次来寻梦族都会被她发现啊!
  身后的小女孩不禁嘻嘻一笑:“灵玥公主怕是给卡索王子解梦解累了,忘了我是寻梦族万年来最厉害的寻梦师吧,找人什么的太简单啦。”
  灵玥:你把你的占星能力放在抓我这件事上,你哥知道吗?
  灵玥幽怨的转过头,来者有着一头黑紫交加的乖巧披肩长发,整齐的刘海儿下是一双笑嘻嘻的“不怀好意”的墨色明眸,精致的小脸上有着精雕细琢的五官,一身粉红色的可爱长裙更衬托出她的甜美可爱,来着便是星轨无疑。灵玥一脸“冷漠”,她轻轻一挥手,唤来了四方梦源,她将四方梦源递给星轨:“还给你哥。”
  星轨并未接过四方梦源,而是歪了歪脑袋,一双墨色明眸中带着一丝丝狡黠:“怎么,你明天不给他解梦?”
  “我才没那个功夫,明天我要去拜访凡界和人鱼族的两位老朋友。”灵玥一脸的漫不经心,“况且,我还要......喂!你干什么!?”
  星轨抓住灵玥的手腕,微微闭眼,几秒中后她睁开了眼,眼眸中的戏谑不见了,而是多了几分严肃,她微微敛眉,低声问到:“你怎么会伤的这么重。灵力也透支的这么厉害。”
  灵玥垂眸,没有回答,只是问:“你怎么会把脉?”
  星轨冷哼一声:“和若尘学的!防止你在她不在的时候作死!”
  “为什么不去找皇柝?”灵玥假装无所谓的笑了笑,只是她的腿已经快要支撑不在的在发抖。
  “和皇柝那个老叔叔学不知道要听多少他的唠叨。”星轨抱怨了一句,“若尘知道你的事,我可以和她研究一下针对你身体的治疗方法。”
  提起灵玥的身体,灵玥缄默不语,只是手握着越发的用力,星轨叹了口气:“你明知道自己的身体撑到现在已经是强弓末弩,为什么还要耗尽灵力去救冰族?还要给卡索解梦。你明明那么讨厌冰族,你明明说过要恨卡索一辈子......”
  灵玥的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她虚弱的低咳几声,身子一晃差点摔倒,星轨连忙扶住她,正要责备,灵玥低沉的声音响起:“我讨厌冰族的高层,可是很多冰族神民都是无辜的,我还记得当初释和那两个小孩子玩的时候,他脸上露出来温暖而开心的笑容,自从他开始争王位后,就再也没有那样笑过了......而卡索......”灵玥苦笑几声,“比起他,我更恨自己啊,我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恨他,毕竟他,和我一样都那么爱着释......事情发展成那个样子,他,我,艳炟,莲姬,没有一个人想,也没有一个人想到......”
  星轨无奈的叹了口气,她颦蹙着眉头:“几百年了你还是放不下吗?落樱坡那次,谁能想得到?又有谁愿意?如果早知道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当初我就该阻止樱空释,灵玥,你不要太自责了。”
  “重点是这一世我一直没有找到他......”灵玥忧虑的望向远方,“当初释去撞炼泅石之前,把一叶竹笛交给我让我给卡索,而竹叶在释手里,这一世竹笛在我这里,竹笛却不知所踪,我感觉很有可能在释手上,只是我吹了两百年,也没有感觉到竹叶与它的共鸣......”
  “怎么会?”星轨疑惑极了,“当年就是释吹一叶竹笛唤醒卡索的......难道是竹笛坏了?”
  “有可能。”灵玥淡淡的说,“但也有可能竹叶不在释都手上,所以我一直找不到释。”
  星轨撇了撇嘴:“就你那身体,比还没找到人就把自己折腾死了,给卡索解梦这件事还是悠着点吧。只是......”
  “只是什么?”灵玥问到。
  “只是你当初为什么只选择让我,尹若尘,盈歌三个人保留记忆?然后用那种方法恢复自己的记忆?”星轨一脸迷茫,她想问这个问题很多年了,但一直没有开口。
  “若尘她虽然身为凡人,但医术绝顶,甚至高于皇柝,治疗方便;盈歌她冰雪聪明,睿智果断,灵力高强,也是帮助我的好人选;至于你——”灵玥顿了顿,星轨一脸怀疑:“因为我会占星?可是你要占星术干什么,你又不是不会解梦。”
  “转了世你的身体一样弱,寻梦族的缘劫照样在你的身上。这一世我哥又不在,为了治疗你的身体,只有我上了,为了让你相信我,只有保存你的记忆了。”灵玥冷哼一声,一脸的满不在乎。
  星轨的一愣,她感觉一阵暖流从她心中淌过,她微微一笑,甜美宛如天使:“灵玥,谢谢你。”
  灵玥一向不习惯别人和她道谢,更何况是她习惯了和星轨”互怼”,她脸不禁一红,扭过头假没听见,但最后别扭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反正留着你好还有用,我又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星轨又恢复了“本性”,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而且我们是朋友!”灵玥终于挤出一句话,“还有,前世我哥让你们兄妹分离,对不起。”
  “那是你哥做的,又不怪你。”星轨微微一笑,“不过灵玥公主,你是不是该跟我一起去见若尘了?”
  灵玥脸上的颜色瞬间变的乱七八糟的,她一脸的“欲哭无泪”:“你要干什么?”
  “让若尘给你疗伤!你再拖下去就严重了!她说不过你,我来!”星轨义正言辞的说到。
  灵玥:早知如今,当初我就不该救你......
  不过就算再来一次,灵玥也肯定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灵玥一脸幽怨:“我能不能先去找盈歌......”
  星轨瞪着灵玥:“不行!”
  “那我先去和卡索说一下,明天不解梦,免得他找不到我担心......”灵玥还在垂死挣扎。
  “不行!我去通知他!”星轨说完就硬是把灵玥拖走了。
  此刻,仞雪城·落樱坡。
  浑然不知灵玥那边发生了什么的我正在落樱坡下看着樱花簌簌落下,看着霰雪鸟划过苍白的天空,看着硕大的仞雪城,缄默不语。
  记忆中那个少年被弑神剑刺穿的样子极为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一闭上眼睛,画面就鲜活都在我眼前跳动着,历历在目。
  我的思绪乱糟糟的,那个少年到底是谁?灵玥和我梦境中的银发少女又有什么关系?她是否知道我和那个少年都事情?忽然我想到了灵玥之前对落樱坡的排斥,难道和那个少年有关!?
  难道是因为那个少年死在了落樱坡,所以灵玥才......我不敢想象,那么灵玥一定认识我和那个少年,为什么不肯直接告诉我而是用这种弯弯绕绕的方法?
  除非......除非她不想让我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她才改变了容貌,来到我的身边,帮我解梦,恢复记忆,那么她到底,是什么人?
  忽然我想起来灵玥对我说过的星轨,我握住拳头,暗暗下定了决心,既然她不肯为我解落樱坡的梦,那我就另外找人,来帮我!

评论(13)

热度(20)

  1. 风中诗,手中花_樱花已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