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哈根炟释】童话改编之白雪王子释与黑马公主艳炟

  六角的雪花从空中蹁跹落下,地上盖满了松软的白雪。青翠的森林被白雪覆盖,松树上挂满了晶莹的冰凌,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光芒,明晃晃的照到雪地上。风在丛林间吟唱着深远的歌谣,和精灵一起蹁跹舞蹈。高山的雪水融化成一汪清水,而瀑布顺着悬崖飞下,碧水从林间倾吐出来,一路奔驰蜿蜒到潭水深处,如一块纯净无暇的碧玉镶嵌在银装素裹的丛林间。

  不远处的城堡传来不知名的轻唱,没有配乐的歌曲却动听得让人流连忘返。透过城堡里一个小小的窗户,我们看到一位美得勾魂引魄的少年正坐在床上,轻轻的哼着歌谣。他的眼眸比大海还要蔚蓝而清澈,长发比白雪还有晶莹而纯净,嘴唇比樱花还要粉嫩而柔软。(脑补释殿的唇,此处楼主已经鼻血横流)这位比世间任何女子都要美丽的少年正是这个国家的白雪王子,樱空释。

  这个国度的国王叫渊祭,他治国有方,国家美丽而富饶,他有着他深爱的皇后,莲姬。莲姬生下樱空释那一天,整个国度的樱花全都绽放,细碎的樱花瓣和大片的六角雪花一起飞落。莲姬在生下他前曾和仙女祈祷过:“我希望我的孩子有着和大海一样蔚蓝而清澈的眼眸,有着和白雪一样晶莹而纯净的长发,有着和樱花一样粉嫩而柔软的嘴唇。”她在生下小王子后就去世了。幸运的是,小王子的眼眸比大海还要蔚蓝而清澈,长发比白雪还有晶莹而纯净,嘴唇比樱花还要粉嫩而柔软。于是,国王给他起名“樱空释”,号称白雪王子。

  皇后死了,在大臣的建议下,渊祭又立了新后,渊祭一点也不喜欢他,只喜欢他的儿子樱空释。有一次渊祭听说在遥远的幻雪神山,有一个叫做隐莲的东西可以复活任何人,为了复活他心爱的莲姬,渊祭离开了他的国度。然而,他走了之后,皇后掌权,国度渐渐走向衰败。
 
  皇后有一面魔镜,她每天都要问魔镜:“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魔镜每次都恭敬的回答道:“当然是您,我尊敬的皇后。”但是在白雪王子16岁生日那一天,他变得越来越美丽了,皇后问魔镜:“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魔镜回答:“我尊敬的皇后,您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玥玥:魔镜你个眼瞎的,公主比不她美?),可是白雪王子比你美一万倍还不止。”
 
  皇后听了十分生气,她不能允许有任何人比她美,哪怕那是一个男子。她召唤来猎人辽溅:“辽溅,我命令你,把白雪王子带到森林里杀了他,取出他的心肝肾脏肺给我!”辽溅问:“我尊贵的皇后,白雪王子他犯了什么罪?您为什么要杀他?”

  皇后生气的说:“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如果你不杀了他,我就杀了你的妻子潮涯!”
 
  猎人辽溅没办法,只好把樱空释带到了森林里,但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狠心杀了他,他说:“可怜的王子,我不能听那个狠毒的皇后的话杀了你,我会放了你,我会杀了一只鹿,取得出心肝肾脏肺,交给那个恶毒皇后,你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要回到皇宫!”他告诉了樱空释皇后的真面目,让他离开了。

  樱空释跑啊跑,他跑了进丛林深处,看到了一座小木屋,里面还有微弱柔和的灯光,樱空释走了进去,在客厅的桌子里,他看到了七份一模一样的食物,走进卧室,他看见了七张大小一模一样的小木床。

  樱空释饿极了,他将七份食物每一份都吃了一点儿,然后走进卧室,挑了一张他看的最顺眼的小床,睡了下去。

  这时候,小屋的主人来了,他们一共有七个人,有趣的是,他们像彩虹一样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衣服。穿着红色衣服的男子叫到:“啊,我的食物怎么被吃过了!”

  另外六个人也叫到:“我的食物也被动过了!”。蓝色衣服的男子走进卧室,看到了有人睡在自己的床上,他叫到:“咦!?是谁睡在我的床上!?”

  樱空释被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七个人被他的美貌惊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请问你是谁?为什么在我们都的房间里?”

  樱空释说:“我是白雪王子,叫樱空释,我恶毒的继母想要杀我,好心的猎人放了我,所以我来到了这里,你们是什么人?”
  
  穿着红色衣服的俊逸少年说:“我叫罹天烬,火系魔法师;橙色衣服的是云飞,人类;黄色衣服的是皇柝,医者;绿色衣服的是剑灵,精灵;青色衣服的是片风,飞鹰精灵;蓝色衣服的是卡索,冰系魔法师;紫色衣服的是星旧,占星师;我们在这里住了很久了。”
  
  樱空释请求到:“我可以留在这里吗?我可以给你们做饭,我还会洗衣服,扫地。”
  
  七个男子决定留下樱空释,卡索温柔的笑着,说:“你好,请问我可以叫你释吗?”
  
  释,除了父王外没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樱空释觉得心里一阵暖流流过。他笑了,比盛放的樱花还要令人惊艳,他说:“卡索?我可以叫你哥哥吗?”樱空释一直想要有一个哥哥,在他难过伤心的时候可以安慰他,在他被欺负的时候可以保护他。卡索愣了愣,随即又温柔的笑到:“我也很想有你这样一个可爱的弟弟。”
  
  樱空释在这里生活的很快乐。罹天烬每天早上带他晨练,教他武功;中午云飞为他吹笛子;片风有时候带他飞翔;卡索在傍晚和他踢雪球;星旧在晚上教他观看星空。平时他为卡索他们做饭,而这七个人自从尝过了樱空释的手艺后,就再也不要云飞做饭了。
  
  然而,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皇后自以为除掉了白雪王子。但是当她在再一次问魔镜:“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魔镜回答说:您是这个国度最美丽的女人,但是在遥远的森林里,在七个男子身边的白雪王子,比你美一万倍不止。”皇后气愤极了,她伪装成老婆婆的样子,去卖苹果给樱空释。
  
  吃了毒苹果后的樱空释便晕了过去,回来后的七个男子看到再也醒不过来的樱空释,都泣不成声。卡索抱着樱空释哭得昏天暗地,罹天烬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便对皇柝吼道:“你的医术不是很厉害吗!?那你救他啊!”可是连皇柝都没有办法。最后他们只好用一块质地极其纯粹无暇的水晶石,雕刻了一个棺材。他们在水晶棺里铺满了樱花,樱空释沉睡在水晶棺中,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好像马上就会醒来一般。他们把樱空释的水晶棺放到了一个开满花朵的山坡上,上面长着一个巨大的樱花树,因此,那里被称为“落樱坡”。
 
   一天,一个公主经过那里,和一般公主不同的是,她穿着一身黑红色的骑装,铜色的头盔束起了她火红带黑的长发,骑着一匹黑亮的骏马,只有滑下的几缕发丝让她多了几分妩媚。她有着一张美得放纵的脸,神情高傲而霸气,当她停在落樱坡旁,便被水晶棺中的樱空释吸引了。那是一个长相极其精致的少年,容颜精致美丽,清冷出尘,任何人见了他都会惊叹他的美貌。
  
  艳炟公主深深的被他吸引了,几乎是一见倾心。向七个男子请求带走樱空释。和樱空释感情最深的卡索和罹天烬不同意,艳炟几乎要和他们打起来,最后还是皇柝选了一个折中的方法:艳炟可以带走樱空释,但是每礼拜都要把他带回来一次 。艳炟带走了樱空释,只是在搬运水晶棺的时候颠簸了一下,卡在樱空释喉咙中的毒苹果被他咳了出来。艳炟很惊喜,她打开水晶棺,樱空释站了起来,疑惑的问:“你是谁?我怎么醒了?”
  
  艳炟一脸的傲娇:“我是浴火帝国的公主艳炟 是我救了你,你是谁?”
  
  樱空释眨了眨蔚蓝的眼眸,一脸的乖巧可爱:“我叫樱空释,幻雪帝国的白雪王子。”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男生女相,倾国倾城的白雪王子。”艳炟一脸的趾高气扬,还带了些不怀好意的问,“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报答我?”
  
  樱空释一脸的无辜,两只湿漉漉的蔚蓝眼眸望着她,长长睫毛扑闪若蝴蝶(此刻楼主想到了某种动物😂(被释殿拍飞)):“那艳炟公主想怎么样?”
  
  “本公主要娶你!从此以后,你就是本公主的人了!”艳炟霸气侧漏的说完这句话,却看见樱空释一脸忍住笑的样子,气呼呼的喊到:“喂——!你什么意思啊!笑什么!”
  
  樱空释依然是一脸无辜的样子:“公主,我可是男子,按道理应该是我娶你吧。”
  
  “那有怎么样?本公主是浴火帝国唯一的公主,将来也会成为浴火帝国的第一个女王!那个时候,你就是我的王夫!”艳炟双手环胸,一张雪白的小脸因为生气而通红通红的,到像个小孩子在撒娇。樱空释“噗嗤”一笑,他向前一步,凑到艳炟耳边,轻轻呵出一股暖气,低声说:“哦?公主真的愿意娶释?”艳炟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樱花香,艳炟脸不禁一红,像熟透了的苹果一般,她向后仰了仰,后退一步,结果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艳炟以为自己会摔倒,结果身体跌入了一个有着清冷樱花香的怀抱中,释搂着艳炟,眼中带着戏谑:“公主,你觉得,到底是你嫁我,还是我娶你呢?”
  
  “你!樱空释!”艳炟恼羞成怒的叫到,她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瞪着他,生气的锤着释的胸口,“放开我!樱空释!”(乱入的玥玥:捶你胸口啊你个大坏蛋!(被释殿拍飞×2))樱空释笑意盈盈:“公主,我觉得你好像很乐意呢,嗯?”艳炟正要发作,结果樱空释直接吻上她的唇,樱空释的唇微凉,有着一股樱花般的甜美味道和香气。艳炟只觉得自己的脸急剧升温,有些发胀,“唔~”艳炟想樱空释放开她,结果这货抱的更紧了!而且还得寸进尺般的将舌头伸入了她的口腔中,缠绕着她的唇,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味道,艳炟快不能呼吸了樱空释才放开他。他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带着些坏坏的戏谑:“公主还没学会接吻啊,这可不好办了。”见艳炟要发怒,樱空释才遗憾的止住了接下来的动作,他坏笑着:“公主,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还是在大婚当晚做吧。”
  
  “樱空释!”好不容易获得自由,害羞到了极致的艳炟气的直接向他挥鞭子,樱空释灵巧的避开了鞭子,一脸委屈:“公主这是要谋杀亲夫啊!”艳炟小脸气的红通通的,她喊到:“樱空释!谁是你妻子了!”樱空释目光宠溺:“公主不是已经说要嫁给本王子了吗?”“我说的是......唔!”樱空释再次吻上艳炟的唇。落樱坡上,樱花树下,细碎的花瓣如精灵一般在空中蹁跹飞舞着,落满了这对伉俪的头发,精灵在风中哼唱歌谣,祝福这对情人。
  
  后来,在浴火帝国和幻雪帝国,都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登基仪式,国王唯一的孩子,艳炟公主成为了这个国度的第一个女王。而幻雪帝国那个狠毒的皇后,也被归来的国王处以极刑,樱空释也成了新王,。登基仪式后就是婚礼,樱空释穿着洁白的婚服,牵着艳炟的手走在婚礼的红毯上,艳炟穿着一身华美的嫁衣,肩上是火红的流苏,袖子却是用水晶点缀,玲珑飘逸的轻纱;雪白光滑的丝绸上用银丝编织着红莲图案,鲜红的宝石和细碎的金色流苏束腰;下身层层白纱飘逸,一圈圈洁白的珍珠下有着一缕缕火红的轻纱,四周镶嵌着鲜红的宝石;不规则的裙摆飘动着,更使她多了几分灵动。婚纱完完全全的把艳炟的美展现了出来,昔日的女战士到是有些害羞了,她偷偷瞄释:“这真的是我吗?”樱空释邪气一笑:“除了我,谁还有这么美的皇后?”艳炟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又开始自恋了!
  
  婚礼完成后,艳炟和樱空释站在幻雪帝国的城堡最高处,望着天空上盛开的烟花,艳炟不禁感叹道:“好美啊”
  
  樱空释微笑着:“很美,可是少了点什么,”
  
  艳炟歪过脑袋,疑惑又好奇的问:“少了什么?”
  
  樱空释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坏笑,艳炟忽然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果然,樱空释猛的吻住了她。
  
  在吻她之前,艳炟依稀听见樱空释说了一句话:
  
  “烟花再美,也不及你。”
  
  ——TBC

评论(4)

热度(13)

  1. 风中诗,手中花_樱花已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