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未至【索释,释岚,月释,all释】

     第五章:若尘
      凡界.尹家。
  阳光投射进一间草药香缭绕的单层楼阁里,如碎泵一样洒了一地,阑木散发着清香,和墨香混合在一起,氤氲在楼阁内。披散着墨色长发,穿着素色长裙的少女坐在桌前,桌上堆放着许多药材和书籍。此刻的少女正在一张薄宣纸上拿着毛笔写写画画,而另一位梳着短短的绾发的小女孩满脸好奇的望着她手上的纸,有些雀跃的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少女很快便完成了一张药单,她将药单递给一旁期待不已的小女孩,微笑着说:按照上面的药方和,服用七天,保证治好,喝药的时间写好了,这是药。说完少女便把早准备好的药包给了小女孩,小9女孩眯起大眼睛,很开心的笑了,她抱着药单,雀跃的跑跳了离开了。
  少女活动的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靠着椅子上,微微一笑。
  对她来说,最美好的时候就是给病人治好了病,看着他们开心的笑脸的时候。微风从窗棂中吹进,屋内发出阵阵幽香,少女惬意的靠在椅子上,小恬片刻。
  少女是何人?尹家次女,凡界赫赫有名的女神医尹若尘,但她并非尹家亲生的,而是尹家家主外出办事,捡回来的。那个时候她才四岁,滴水成冰的寒冬里,在寒风中缩在一个屋檐下瑟瑟发抖,尹家家主见她可怜,便将她带回来,暂唤名尹儿,视如己出。
  而尹若尘也十分争气,十岁时拜了一位世外高人为师,学习医术,她在这方面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毫不亚于神医族的族长皇柝。而且她心地善良温和,常常为没钱看病的穷人免费治疗,被世人遵称“女神医”。
  而此时我们的女神医尹若尘正在休息,在她楼阁门外,却传来一阵有些杂乱的声音。
  都到这儿了,你就别拉我衣袖了!放开吧!走路也不方便!一个欲哭无泪的女声传来,竟像极了灵玥。
  不行!你已经逃跑三次了!不就是去看个病吗!?你堂堂一个冰焰族的公主还怕看病!?一个甜美可爱却怒气冲冲斩钉截铁的声音传来,正是星轨。
  重点不是看病啊!是,是。灵玥有些支支吾吾。
  是什么!?你说说啊!星轨瞪着她。
  这个......不能说。
  那就走!星轨怒不可遏。
  不要!若尘还在休息!灵玥还在垂死挣扎。
  你......星轨一时没了言语。
  正在她面面相觑时,一个悠悠的声音传来:
  二位聊得倒是挺欢快,是否肯去小女子寒舍再议论?悠扬的女声传来,分外熟悉。
  两人一回头,竟然是尹若尘!?
  灵玥抽了抽嘴角:尹,尹若尘,你不是在休息吗?
  尹若尘淡淡一笑:你们聊个天这么大声音,我耳朵又没有聋,早被你们吵醒了。
  星轨见状,之间把灵玥往前一推:若尘,你给她治疗一下,看住她,不要让她跑了,我去找一下卡索王子,马上回来!然后匆匆离开。
  灵玥:你就这么不负责任的跑开了......?
  尹若尘浅浅一笑,她带着灵玥走进阁中,坐在了椅子上,灵玥磨磨蹭蹭的坐在了她对面,一脸奔赴刑场的样子。
  尹若尘见灵玥这样,忍不住用手捂嘴,噗嗤一笑,她摇了摇头:灵玥公主,我没有这么可怕吧。
  灵玥眼神四处乱飘:咳咳,我只是.......只是.......
  尹若尘不禁又笑了起来,她轻松的拍了拍手:好啦好啦,唉,要是我们冰焰神族末裔醉月汐殿下害怕扎针这件事传出去,恐怕整个幻雪神山和三界都会贻笑大方吧。
  被戳穿心事的灵玥脸不禁一红,她低声说:我......我只是晕血而已......
  我可不觉得当年为渊祭平乱幻雪神山异动,除魔无数被尊称“战女神”的醉月汐殿下会晕血。尹若尘拂袖捂嘴,笑意盈盈。
  灵玥:......不要这么戳穿我好不好。
  尹若尘心情大好,笑意盈盈的去煮茶,灵玥单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无奈的拨弄着自己胸前哥哥送自己的的月白琉璃坠,余光一瞥,却看到了一样意想不到,而且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冰族.落樱坡。
  我刚下定决心去找星轨,结果,她就来了。
  星轨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墨紫披肩齐刘海长发,一张玉雪粉嫩的笑脸,极为甜美可爱,只是还是没有我的弟弟可爱!
  星轨只是告诉我,明天后天灵玥有要事去办,所以不能来给我解梦,她是灵玥的朋友星轨,灵玥让她通知我。说完她便要走,我挽留到:
  曾听灵玥言星轨公主出生享有千年灵力,解梦之术登峰造极,不知可否为卡索解一梦?实在有劳星轨公主,感激不尽。
  星轨倒是一愣,很快她便笑意相对:卡索王子真是客气了,我们同为灵玥挚友,朋友间相助有何不可?只不知卡索王子为何梦境所困?连灵玥也束手无策?
  我无奈的笑了笑:其实就是因为灵玥不肯解此梦,我对此事实在是匪夷所思。她一提到落樱坡就情绪激动,这些梦境又都是关于落樱坡的,我又实在想知道答案,所以只好劳烦星轨公主了。
  我本来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灵玥不肯解落樱坡之梦,但是自从我看到那个少年死在落樱坡后,我便明白了为什么,虽然那只是零星的碎片。但如果真的有前世,我们真的相识,那么落樱坡那场噩梦,她也必定亲眼所见。记忆之深之痛,深入骨髓,溶入血液,刻入灵魂,令她悲痛万分,如此噩梦般的存在,自然不愿意提起。说实话,让我看到那个梦境,也痛苦的几乎想要马上死去。
  
  星轨顿时明白了七八分,灵玥不肯为卡索解的梦,就是落樱坡的梦。想起当年落樱坡的惨烈,星轨心中一痛,她没有忘记,灵玥更不会忘记,她心疼不已,灵玥更是心疼万分,那卡索知道了又会如何?他会不会像今生的灵玥一样自责的要死去?想起当年樱空释魂断落樱坡,若不是她来的及时,卡索早已随樱空释一同离去。而这一世,灵玥在三界中如何也找不到樱空释,绝望的要自杀。最后还是盈歌死死的阻止打晕了她,星轨用入梦之术进入她的梦开导,尹若尘为她疗伤,她可能早就不在人世。总而言之,落樱坡和樱空释之死都是他们心头的伤疤,永远长不好的伤疤,永生永世的疼痛。如果卡索在没有其他记忆或者只有零碎记忆的情况下入梦落樱坡,说不定会精神崩溃无法醒来,或者陷入了永久的痛苦之中......更何况,她们找了樱空释百年都没有丝毫结果。星轨一时不知自己该如果回答,正犹豫着,可是对上了卡索祈求而悲伤的眼眸,又心软了。
  
  我不知道星轨在想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她极度纠结,但她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答应了我。
  不知为何我竟有种心慌的感觉,我感觉我一直想要知道了某个真相呼之欲出,可是那个真相也会让我崩溃绝望......  

评论(2)

热度(15)

  1. 风中诗,手中花_樱花已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