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未至【索释,释岚,月释,all释】

  第六章:竹笛
  凡界.尹家.轩竹阁。
  瓷壶里正煮着沸腾的茶,细小的气泡在壶里发出咕噜咕噜的清响。风吹拂着轩竹阁,茶溢出的清香缭绕屋中,跃动在少女的鼻翼上。少女笑容恬淡温和,玉珠翠织雪带在扎起的发髻下飘动,披散的墨色长发和雪白的长裙轻轻飘动,美好如下凡的仙子,染上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不过尝过尹若尘做的饭的灵玥证明,尹若尘还是很接地气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医术,真是居家旅行,打仗群殴不二人选.......扯远了!
  灵玥此刻可没心情管其他的,她瞪大了眼睛,手指颤抖,一脸震惊的望着桌子上那一摞书后,那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东西,竟是当年卡索送给樱空释的一叶竹叶!
  怎么回事!这片竹叶,怎么会在尹若尘那里!
  灵玥一脸震惊的望着尹若尘的背影,身体却克制不住的颤抖,她千辛万苦寻找的,费尽心思寻找的那片竹叶,竟然,就在尹若尘这里!
  怎么会!?怎么会!?她明明知道一叶竹叶的事情却不告诉自己!?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找到一叶竹叶的!?
  灵玥知道自己不该怀疑她,可是此刻,她竟然怀疑起来尹若尘,她到底,是谁?
  
  神界.落樱坡。
  星轨将我带入梦,地点是落樱坡,不过不是那个少年死的时候的梦境,而是我送那个孩子一叶竹笛的梦境。
  我茫然的问星轨:这真的是我前世的梦境吗?他真得是我的弟弟吗?
  星轨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前世,你依然是幻雪帝国的王子,只是你不是最小的王子,你还有一个弟弟,但是你的父王,极其冷待他,讨厌他。而他的母亲是人鱼族庶公主,冰王侧妃莲姬,而你和她的儿子感情很好,从小在雪雾森林一起长大,不过和你们一起在雪雾森林长大的,还有一个人。
  我愣了一下,一个名字呼之欲出,但我没有说,而是问她。
  星轨淡淡一笑:我想你已经知道他是谁,她就是,灵玥。
  
  凡界.尹家.轩竹阁。
  灵玥正斟酌着如何询问这片竹叶的事情,尹若尘已经煮好了茶,倒在了羊脂白玉杯里。灵玥曾经还吐槽过你的茶壶用上好细瓷做,杯子却用极品羊脂白玉做,这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吗?只是此刻灵玥完全没有心情喝茶,尹若尘察觉到灵玥表情很僵硬,有些担心的问:怎么了。
  灵玥握紧了拳又松开,如此反复了几次,还是松开了。她白玉般的指尖指向一摞书后的一叶竹叶,她的声音很低,有着暗哑:若尘,这片竹叶......怎么回事?
  尹若尘完全愣住了,她有些僵硬的顺着灵玥指方面看去,脸色突然大惊。
  
  冰族.落樱坡。
  星轨说:你梦境中那个说着卡索我恨你的少女就是灵玥,她那一世是潮涯的妹妹,但是她没有千灵族血统,她是冰焰族的公醉月汐主,那是第一世的身份,转世后血统没有变。
  我听到这个灵玥和我,释一起长大的答案毫不吃惊,以我对灵玥那种莫名的熟悉感来看,我和她前世一定熟识,但我自幼生长在雪雾森林,唯一可能和她相识的地方,也只有那里了。只是对于她的身份我很奇怪:星轨,那在那一世,我是谁?
  你是冰族先祖,舍弥。
  我彻底的愣住了:舍弥?先祖大人?
  星轨点点头:那一世渊祭还是幻雪神山统治者,后来你联合其他各族,火族先祖焰主,霰雪鸟精灵霰雪,冰焰族公主醉月汐......
  霰雪和醉月汐?我打断她。
  是的,王子。焰主和你一直不对头,霰雪是你和她共同的朋友,所以焰主才加入你,醉月汐也是为了霰雪。
  可那毕竟是她的哥哥,她又怎么会为了外人背叛他?
  因为醉月汐曾经的老师,挚友阡桐死于渊祭手下,醉月汐悲痛欲绝,所以和渊祭渐渐疏远,而她,喜欢霰雪。
  那就不奇怪了。我点点头。
  星轨笑笑:霰雪是你弟弟的前世。
  什么!?我忽然多了一种危机感......虽然我觉得灵玥不会和我抢弟弟。
  没关系,反正霰雪只把她当好朋友,他爱的还是你。
  听到星轨这么说我倒是安心不少,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既然灵玥前世和前前世都和我认识,而且她有两世记忆对不对?为什么她刻意隐瞒她的身份不想我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那个孩子是我的弟弟?为什么她一直躲避着落樱坡?
  星轨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只是微微仰头,指着落樱坡上那棵高大的樱花树,说,你看。高大的樱花树依然屹立不倒,雪依然卷着樱花不知疲倦的纷飞洒落。传说樱花树是世界上最残忍的树,埋在它地下的尸体越多,它就开的越灿烂绚丽,如同天边的晚霞一样,流光溢彩。
  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这个被冰族称为圣地的落樱坡,又埋葬了多少尸体?在表明灿烂美丽的风景中,有埋葬了多少心碎和绝望?
  想起落樱坡那个让我心碎的梦境,我好像隐隐有些懂得灵玥所说的冰族的虚伪。我和那个孩子同样是父王的儿子,可是父王却对他那么冷漠,只是因为父王不爱他的母妃,这对那个孩子,有多残忍?
  我张了张嘴,最后却这样问到,为什么落樱坡的樱花是粉色的呢?
  星轨微微一愣,她好像没有预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她的眼眸中蕴含着不可言说的忧伤,她的声音悠长而甜美,却极为落寞:很多年前,落樱坡的樱花还不是粉色的,而如雪一般的洁白。但是自从有一只霰雪鸟撞死在炼泅石上那一刻,三界樱花尽情凋零,落樱坡上的樱花全部飘零在地,根本分不清哪是樱花哪是白雪。它鲜红的血液染红了炼泅石和一地雪白,绽放出了无数红莲......从那以后,落樱坡的樱花就变成了红色,如曼珠沙华,如红莲业火,如鲜血一样刺目......后来过了很多很多年,落樱坡的樱花渐渐的褪成了粉红。但是有一天,落樱坡上死去了一个极致纯白美好的少年,他的鲜血染红了落樱坡上的白雪,樱花疯了一样的凋零飘落,盖满了他的眉毛,长发,肩膀,他的鲜血化作无数红莲绽放,四周的一切都温暖如春......传说,当落樱坡的樱花再次变回白色,那只霰雪鸟就会带着福音将至......
  我的眼前再次闪过那个支离破碎的画面,那个少年前一秒还对我微笑,喊我:哥。下一秒却倒在血泊中,无力的躺在我怀里,眼神溃散,失去了聚焦......眼前的画面渐渐模糊,只有一地血红在我眼眶中晃荡。
  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起来,我问星轨:霰雪鸟,是不是霰雪,灵玥她之前吹的笛子,是一叶竹笛吗?
  是的,都对。星轨点点头。
  那她的竹笛是哪儿来的?
  我不知道,王子,也许是你的弟弟给她的。
  你知道她在冰族广场上吹的是什么曲子吗?
  是的,王子,那是首混合曲子,曲名是一叶竹和霰雪鸟的悲鸣。
  霰雪鸟......我自嘲的笑了笑,曾经我以为自由比什么都重要,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比起自由,我更不想失去的,是他,我的弟弟。他就是我的自由,这一百三十年我过得一直不快乐的源泉,都是因为他不在。我想要不惜一切找回他......
  我只觉得心痛的越来越厉害。
  一阵剧痛从我胸腔中撕裂开来,鲜红的血液从我的胸腔和口中喷涌而出。我的意识渐渐涣散,眼前只有模糊的白茫茫的天空,跌入黑暗的瞬间我却看见了那个少年对我微笑,他雪白晶莹的长发竖起,身上的衣服洁白一尘不染,他美丽的金蓝异瞳闪烁着温柔美好的光,他对我说:哥,请你自由的活下去......然后他的身体化作无数光点飞散,消失在了空气中......
  我好像又做了一个梦。
  准确来说那是一个梦中梦,我在梦境中死去的瞬间,又跌入了另一个梦境,那也是我曾经的记忆。只是那个记忆,竟然有灵玥的出现。
  我梦见了一个带着黄金面具,有着墨红色短发金色眼眸的少年望着樱花树,问到:
  明明满满的落樱,为什么这些樱花,却都不会凋谢呢?
  然后画面突然跳转,曾经的那个少年现在落樱坡下,眉眼含笑:哥,为什么这些花一直开着,不会凋谢吗?
  我听见自己说:因为这是雪樱,只要仞雪城的冰雪不化,雪樱就永远不会凋谢。
  我看见少年露出来一个甜美的笑容,然后他的身形化作无数光点消散,画面再次扭转,我却看见了灵玥。
  她拨动着一把冰蓝色的竖琴,表情冷淡而落寞,随着她空灵绝美的琴声,落樱坡的樱花蹁跹飞舞着,落满了她的眉毛,长发,肩膀。她雪白的长发没有束好,在风中没有挣扎一会儿就散开,撒了一地,我才发现她的头发竟然那么长,被风吹的还有些凌乱,如果我们的心事。
  我走到她的身旁,她的表情平静的如一块寒冰,没有任何反应,一曲终了。她才缓缓来抬起头,她的容颜依然让我惊艳,那双像极了我弟弟的金蓝异瞳却好像没有一丝感情,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的几乎听不清:你知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吗。
  我的喉咙动了动,没有说话。
  我记得你听过,在你还小的时候。
  是霰雪鸟的悲鸣。
  霰雪再也不会悲鸣了,因为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随着她的话,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从我心脏中撕裂开来,疼的几乎要令我缩成一团,晶莹的泪水滴下结成寒冰,我又不可遏制的想到了那个画面。
  樱......
  灵玥没有理我:他怎么可以这么狠?从来都不为自己考虑,他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从来不为我们考虑。
  我懂她说的,她说他太狠,是因为他连自己都可以杀;她说他自私,因为他只想着自己死了,却不知道我和灵玥,和他的母亲,和那些为数不多关心他的人有多么难过。
  她蠕动了动嘴唇,模糊的字迹从唇齿间跳出,在我的耳膜中震荡,过来好久才结成一个模糊不明的字:
  释。
  心脏痛的无法呼吸,我跪在地上,浑身颤抖无法动弹,疼痛从心脏传到四肢百骸,大脑一阵阵剧痛伴随着针刺般的痛感,眼前的画面最后变成了灰白,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
  我再次醒来,是在落樱坡,星轨好像已经醒来很久了,她站在樱花树边,粉白的樱花纷纷扬扬的洒落在了她的头上,肩上,我的喉咙动了动,我喊到:星轨。
  她转过头,用晶莹透亮的瞳孔望着我,她的睫毛上铺了一层银色的花粉,轻轻一眨就掉落的细细一层。她轻启粉唇:卡索王子,你醒了。
  我艰难的动了动身体坐了起来,浑身腰酸背痛,我吃力的点了点头,问到:星轨,你能帮我找到释吗?
  星轨愣住了,她好像没有想到我会知道释这个名字,她惊讶的问到:谁告诉你的?
  我之前从梦境中醒来之前又做了一个梦,我好像听见灵玥在说这个字。
  好吧,王子,那个孩子确实叫释。星轨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告诉我。
  星轨,我觉得你也知道什么,你应该也有前世记忆。我紧盯着她。
  没错,王子。星轨淡淡一笑。
  所以就我一个人不知道吗?
  不,王子,只有四个人知道,而其中你只认识我和灵玥。
  那么剩下两个人呢?
  抱歉,王子,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一个是凡人,一个是人鱼族的,但是无论今生前世,你都不认识她们。
  好吧,那你告诉我,释在哪儿?我的弟弟在哪儿?
  抱歉王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有一个很爱很爱我的哥哥,我也很爱很爱他,如果他不见了我也一定会感到悲痛欲绝。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更何况我不知道。
  那么前世记忆呢?
  那要靠你自己来记起。王子,你要知道,即使是皇宫里的寻梦族,也有自由解梦的权利,也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好吧,星轨,那以后我不明白的梦境,你也能帮我解吗?
  是的,王子,我先告辞。星轨像我微微行礼,然后抱着寻梦兽,离开了落樱坡。
  樱花依然不知疲倦的飘零飞舞,我站在落樱坡上,望着天空上无数的飞鸟聚拢又散开,心情却像水中落进了块石头一样,满是涟漪。
  凡界,人鱼族。
  我想起星轨所说。
  父王说几天后人鱼族公主岚裳会来仞雪城,她是我的未婚妻。
  也许可以让她带我去人鱼族,去找那位有前世记忆的人鱼,请她帮我,记起一切。
  我望着白茫茫的天空上霰雪鸟划过的透明伤痕和沉沉的看不清有多厚的雾霭,忽然眼眶一阵发麻发热,我动了动喉咙,小声的呢喃,
  释,你在哪里,还好吗?
  (最多四章释就出场了,保证十章以内)

评论(8)

热度(15)

  1. 风中诗,手中花_樱花已逝 转载了此文字
    随便立flag不是好习惯←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