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樱花已逝

【哈根炟释】伪睡美人,又名:要公主不要美人&论释殿如何谈恋爱打怪两不误

  【哈根炟释】伪睡美人
  “等一下!”玥玥忽然奋力的抢过话筒,大喊到,“为了增加挑战的难度和有趣性,在这个古堡里,任何幻术都无法使用!不过——”玥玥眨了眨眼睛,我们会给各位挑战者一个,也是一种职业,每个人的都各不相同。从低到高依次是,[普通],[稀有],[珍贵],[传说],[神祇]。不同的会附赠不同于属性相同的〔幻器〕和〔能力〕,等级越高,〔幻器〕和〔能力〕的等级越高,而各位的灵力会也会转换成相应了体力值和灵力值。每个人〔幻器〕的限制技能是十个,而激发技能需要一定条件,使用技能也有一定的限制,古堡拯救过程中,可以攻击其他挑战者,将他人的〔幻器〕占为己有,但是,只能发挥30%的能力!当挑战者体力为零时宝石自动碎掉传送回来!”
  “另外,这个古堡里有九个时空之门,穿过时空之门到达的不同空间里面各有不同的灵兽镇守,打败他们,获取他们的守护之器,就可以找到进入公主房间的{钥匙}!你也可以把那些守护灵兽变成自己的〔幻器〕!接下来随机分发[称号]![普通]一个,[稀有]五个,[珍贵、]三个,[传说]两个,[神祇]一个!看看谁的运气最好谁的最差吧!”
  
  [炟释一生推]:我去!还有这种设定Σ(っ °Д °;)っ
  [幻雪帝国的小精灵]:嗷嗷嗷!这个设定有意思!释王子要拿到[神祇]啊!neng死那群除了公主之外的人!(。>∀<。)
  [灼灼烟花,烁烁其华]:那可不一定,魂族王子和冰焰公主的能力,绝对不逊于樱空释,公主的能力绝对在他们三个之下。
  [冰激凌火锅]:前面的你和他们很熟?等等你的ID好眼熟......
  [飞翔的霰雪鸟]:笨蛋,那是火族皇室幻愈师,公主的朋友灼烟!(详情见重生.溯回)
  [彼岸梦回]23333333看来这次的挑战很有趣啊(ಡωಡ)我赌释王子拿到[神祇](ಡωಡ)
  [冰激凌火锅]:+1
  [炟释一生推]:+2
  [飞翔的霰雪鸟]:+3
  ......
  
  玥玥微微一笑:“看来释王子的呼声很高呢......我们现在来看一下,个人的等级!
  
  〖数据读取ing......〗
  
  玥玥嘴角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普通]级——辽溅。[稀有]级——潮涯,片风,月神,皇柝,星旧。[珍贵]级——艳炟,星轨,岚裳。[传说]级——”玥玥故意拉长了声音,“樱空释和陌哲!所以,[神祇]级就是灵玥!有没有出乎大家意料呢?好了,现在,闯关正式开始!”
  
  〖闯关这边〗
  樱空释嘴角微扬,冰蓝色的眼眸闪过一道不怀好意的光,他忽然转向艳炟,低声温柔说到:“抓紧我。”
  “什么抓紧你......”艳炟还没反应过来,樱空释忽然猛的拦腰抱起艳炟,他右手上显现一只有着冰蓝色奇怪纹路的银边玄色手套,忽然他把手向前一挥,凌厉的掌风将城墙上的荆棘中劈开一条道路,樱空释抱着艳炟轻盈跃上,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点了几脚,就已经到了城墙顶上!一路上所有试图靠近他的荆棘都被他手套上发出的寒气尽数冻住!
  
  「镜头马上拉进摄影距离,特写。」
  
  至于艳炟,直到墙顶她才反应过来,猛的从樱空释的怀里挣脱出来,生气的大叫到:“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下!”
  樱空释一脸无辜:“我告诉你了啊,抓紧我。”
  艳炟:“你......!”
  
  『纷飞的弹幕』
  [炟释一生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释殿男友力爆表啊!一言不合就起飞!带我一个啊!
  [冰激凌火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释殿那甜美又邪气的笑容一出我就感觉要搞事情啊!果然啊一言不合就上天!释殿带我装逼带我飞呗!
  [幻雪帝国的小精灵]:释殿技能超强诶!迫不及待的想看见他横扫全场啦!
  [灼灼烟花,烁烁其华]:他明显保存了实力,这墙连公主都能拆,不知道醉月汐又要作什么幺蛾子,希望陌哲能拦住他。
  [炟释一生推]:前面的分析帝啊!每次出场都有一堆能力分析!灼烟姐姐你觉得谁能赢呢?顺便醉月汐是——?
  [灼灼烟花,烁烁其华]:你一个萌炟释的醉月汐是谁都不知道。醉月汐就是渊祭的妹妹灵玥,樱空释的姑姑,她有两个名字的,而且她还是炟释助攻者。谁赢这件事这可不好说,理论上醉月汐不会对樱空释出手,陌哲又是站在醉月汐这一边的。但是陌哲可能会因为嫉妒而和樱空释打起来,醉月汐站在哪边不一定,而且她一向不按常理出牌,这一次也很可能给做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
  [夜惑璃语]:我只想知道陌哲他打算怎么办,不要丢我们魂族的脸啊。
  
  玥玥叼着巧克力棒懒洋洋含糊不清的说到:“唔~释王子真是男友力爆表,级的〔幻器〕【零度手套】果然厉害,我们来看看其他人怎么样。”
  
  陌哲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坏笑,他转头问灵玥:“怎么,你打算如何?”
  灵玥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既然是墙,那就拆掉好喽。”
  〖说完,灵玥忽然飞向空中,她金色的右眼燃烧起了火焰,她所望向的地方,全部都燃起了火焰,黑色的荆棘尽数烧毁,而且无法再生长。灵玥嘴角扬起一抹邪魅而凌厉的笑容,她薄唇轻启〗
  “混月零刀—风之刃。”
  〖灵玥手持一把长柄大刀,向那烈火燃烧的城墙用力一挥,巨大的风卷向城墙上的烈火,少女嘴角扬笑,银白的发丝在风中狂舞,她轻盈转身——〗
  
  「镜头拉进,特写。」
  
  〖她缓缓降落,在她落地瞬间,身后的城墙传来爆炸声,“哄——”的一声,城墙,被炸成无数残砖断瓦,纷飞的瓦砾迸溅了其他几个挑战者一身,樱空释扶着艳炟轻盈躲在一个建筑后,毫发无损。〗
  艳炟有些懊恼的望着樱空释:“这家伙疯了吗?”
  樱空释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她不一向这样......不过,我会保护你的。”
  艳炟冷哼一声:“你保护我?得了吧,不要待会儿还要我去救你。”说完艳炟傲娇的转身离开,樱空释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玥玥被灵玥一刀拍过来的巨大气浪给呛得上去不接下气,夭小夭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抢过话筒:“咳咳,灵玥公主不愧是幻雪神山中唯一灵力可以与释王子相提并论的神......灵力果然很强,[神祇]级武器也不是浪得虚名......我们继续观看他们的挑战。”
  
  〖辽溅是个倒霉催的,他的灵力只比皇柝强,和潮涯片风难分高下,又是[普通]级的......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处于劣势。所以他决定——先找队友抱大腿!〗
  〖当然,这个抱大腿的主要人选就是潮涯和皇柝。皇柝灵力不强,人好说话,而潮涯是他的妻子。打定主意的辽溅找到了他们,皇柝很高兴的同意了,因为他都是[医师],主要能力是修复,〔幻器〕是【冰原烈爪】,属性冰系,不擅长打斗的他根本不会用这种近身攻击武器啊!追随潮涯的片风自然也加入了他们,片风的〔幻器〕是【藤灵手杖】,属性木系,皇柝真的很想和片风交换一下〔幻器〕,只是没可能。〗
  〖樱空释和艳炟在一组中,而选择独行的灵玥却怎么也甩不掉陌哲,星轨和星旧两人依然腻腻歪歪,岚裳不敢单独行动也加入了他们。月神选择一个人单挑2号,不过看来凶多吉少。〗
  
  〖二号关卡〗
  
  〖月神来到了一座漫山遍野长满樱花的美丽山麓,白色和粉色的樱花交替飞舞,樱花树望不到尽头。微风轻拂,樱花纷纷扬扬的飞舞,漫天遍野都是樱花,月神也被樱花落了一身,银白的花粉落满了她的睫毛,扑闪间落下细细的花粉。〗
  〖都是越是美丽的风景越是伴随着致命的危险,可是月神却罕见的感觉不到一丝杀气。樱花的香味越来越浓烈,四周渐渐起了白雾,月神神智有些不清,她敛眉,释放〔幻器〕【冥空笛】。月神不太会吹笛子,但是她也摸索到了一些技巧,空灵婉转的笛声随风飘扬,樱花的香气和乳白色的雾气渐渐淡去,地上不知何时凭空长起了一颗巨大的樱花树,一个貌若天仙的少女坐在树上拨动着一把用浅棕色藤枝和淡绿色树叶做成的竖琴,竖琴上的琴弦晶莹雪白,发着微光。〗
  月神警惕的握紧了腰间的暗器,冷声说:“你就是二号关卡的boss?”
  少女停止波动竖琴,她甜甜一笑,浅粉色的眼眸中有着樱花的标记,柔软卷曲的白金色长发轻轻飘动,一身华丽的粉白裙裾,手臂挽着薄如蝉翼的丝纱,她不紧不慢的说:“正是在下,在下名为【樱漓鸢昕】,只要你打败了我,就可以获得这一关的奖励。”
  樱漓鸢昕刚说完,月神就飞身而上投出暗器,樱漓鸢昕只是浅浅一笑,并未动身,暗器在离樱漓鸢昕只有几寸远的时候,她诡异一笑,开口:“〔能力〕—【置换】。”月神还没反应过来,暗器就扎进了她的胸口。樱漓鸢昕的〔能力〕是【置换】,可以让自己的位置和对手互换。
  月神捂住胸口,暗器上有毒,她咬牙切齿的望向笑的越发甜美诡异的樱漓鸢昕,而后者摇了摇头:“唉,时隔多年,好不容易有个活人,竟然这么弱。”月神一怒,发动〔神行者〕的能力——将速度提升到极点——!
  〖这招还算有用,樱漓鸢昕无法使用她的特殊技能,被月神用暗器划伤了手臂,还划断了身下樱花树的一根树枝。只是不知为何树枝被划断时樱漓鸢昕身子剧烈的抖了一下,她很快意识到不能坐以待毙。她拨动了几下竖琴,寻着风的轨迹,樱花树立刻围拢起来,越长越大,很快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空间,月神也被困在了里面。〗
  〖空间不算很大,月神的〔能力〕不好再施展,而樱漓鸢昕可不打算给她喘息的机会,直接使用【技能—馥郁迷香】和【技能—千刃樱风】。樱花化作无数刀锋,把月神身上割出一道道口子,这些刀锋上含有剧毒,三分钟内不解后果不堪设想。樱花的香味比之前浓烈的百倍不止,月神神智已经不清,行动也慢了起来。〗
  〖难道......要死在这里了?月神吃力的拿出了宝石准备捏碎,但是眼神迷离间她看到了樱漓鸢昕惊恐的脸,是错觉?〗
  〖不,不是错觉,樱花空间被切开了,新鲜空气重新进入这里,而从外面走过来的人是樱空释和艳炟!〗
  〖二号关卡外。〗
  陌哲慵懒的半躺在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卧椅上,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幻器〕【涅魔镜】里的影像,懒洋洋的说:“你确定不进去看看?
  〖灵玥冷冷的给了陌哲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混月零刀一挥,凌厉的刀风使陌哲身下的躺椅瞬间碎成粉末。陌哲却在躺椅化作粉末的瞬间移动到了墙边,有点儿幽怨的看了灵玥一眼。〗
  灵玥对陌哲下了一个眼神示意,陌哲心领身会,他张开手放在【涅魔镜】前一分米的地方,低语:“涅魔镜,解锁10%。”涅魔镜光滑的闪着星光的紫色镜面上泛起了涟漪,陌哲对灵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灵玥走了进去。
  【涅魔镜】中的空间是一个黑色的世界,灵玥转过身望向陌哲,淡淡的说:“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
  陌哲眯着眼睛非笑似笑:“当然,不过灵兽你总要得到吧。”
  灵玥冷笑一声:“他们打完我们再起收服也不迟,不要忘了我的[传说]级的〔能力〕。”
  “遵命,公主殿下。”陌哲优雅的行了个礼,目送灵玥走出涅魔镜,嘴角却扬起一抹戏谑般的笑容。

  『支持台这边。』
  玥玥一边撕巧克力的包装纸一般说:“月神看上去情况很不好呢......释王子和艳炟公主的到来,我相信这场危机会化解的,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炟释一生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可以看见释王子和公主并肩作战了敲激动⊙∀⊙!
  [冰激凌火锅]:炟释出马我打赌这次一定赢(*σ´∀`)σ
  [灼灼烟花,烁烁其华]:如果樱空释连樱漓鸢昕都打不过,他这个幻雪神山少主算是白当了。
  [幻雪帝国的小精灵]:233333333灼烟姐姐犀利,社会我释殿,神狠话不多!(。>∀<。)上啊灭了那个什么樱花!我释殿才是真正的樱花精!(ಡωಡ)
  
  〖二号关卡〗
  樱漓鸢昕嘴角上扬,流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呵,救兵终于来了么?”她斜睨了一下艳炟和樱空释,“级和级,还有点棘手呢。”樱空释冰瞳中尽是冷漠和桀骜,他握紧【零度手套】,身若闪电般飞过去!
  樱漓鸢昕甜美一笑:“【轮回竖琴】第二章—【水月镜花】!刹那间雾气四起,乳白色的雾气蔓延开来,樱空释一时失去了方向感。
  艳炟愤怒的望着这一片雾气,握紧〔幻器〕:“【彼岸花开】第二式—【业火红莲】!”艳炟的〔幻器〕和她本来的武器很像,所以她用得很是趁手。她挥舞着彼岸花鞭,业火喷涌而出,樱花林被烧毁不少。通过热感反应,艳炟感应到了温度最低的一个地方,那无疑是樱空释,只是让她奇怪的是,为什么樱空释突然离自己那么远?
  艳炟皱起眉头,她觉得樱漓鸢昕的招式可不只是制造雾气,肯定还有别的目的......正当她疑惑时,樱空释清悦冷凝的声音传来:“【零度手套—凝雪】”话刚落音,雾气全部凝结成了小小的水滴,然后凝结成了雪花,渗透进了樱花林里,也渗透进了樱漓鸢昕和她身下的樱花树里。
  〖雾气消失,艳炟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站到了离悬崖只有不到半米的地方,而且身下的土地,在动!〗
  〖艳炟大惊,但她还是很快的冷静下来,发动【技能—凌空微步】,悬浮在了空中。〗
  〖月神把【冥空笛】巨大化,坐在笛子上悬空,樱空释的【零度手套】发出的寒气冻结了他身下的土地,使它们无法移动。〗
  樱漓鸢昕不紧不慢的拨动竖琴:“【轮回竖琴】第三章—【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被艳炟的业火红莲烧毁的树瞬间长出新芽,以恐怖的速度长的更加茂盛了。这时候樱空释主意到一个细节,樱漓鸢昕身下的樱花树上的烧伤也消失,只是他发现樱漓鸢昕的身体变得透明了些,而且手上有了伤痕。
  樱空释微微敛眉,但是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勾笑,对艳炟挥手,等她过来后耳语了几句,然后还宠溺的说了一句:“小心点。”艳炟点点头,突然挥鞭打向樱漓鸢昕,后者只是等艳炟靠近她的时候,拨动竖琴吐出两个字:“【置换】”
  〖然后艳炟早有准备,在她和樱漓鸢昕交换位置之时,反手挥舞鞭子,勾走了她的竖琴!〗
  「这里要说明一下,樱漓鸢昕的置换有一个局限性,就是只能换位置不换方向,所以艳炟向樱漓鸢昕的位置飞过去,换了位置也是面向樱花树。」
  樱漓鸢昕冷笑:“你以为我没有竖琴就无法攻击了吗?她身下的樱花树的枝干向触手一样猛的飞向艳炟,而后者一甩【彼岸花开】,冷笑:“唤醒技!”艳炟浑身燃烧着火焰,她的衣服如业火红莲一般燃烧着,身后有着一只巨大的浴火凤凰!艳炟的和〔能力〕都是火属性,这样她的终极绝招可以提高100%的战斗力!艳炟和身后的浴火凤凰在空中如旋风一般极速飞翔,飞过的地方全都下起了火雨!而且还无法扑灭!火势巨大,一时间樱漓鸢昕都无法使用植物重生的能力,然后艳炟最后猛的掠过樱漓鸢昕的上空,浴火凤凰狠狠一拍翅膀,把樱漓鸢昕打飞到了地上!
  〖樱漓鸢昕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艳炟的大招只有三分钟,她降落的时候刚好在樱漓鸢昕的后面,而樱空释在樱漓鸢昕前面,他使用【零度手套】技能—〔零度冰封〕!樱花树瞬间被冰封,可是只有一分钟时间,樱空释把樱花树悬浮到了空中,这样樱漓鸢昕就无法很快的解封它。〗
  〖这个位置有些微妙。〗
  〖艳炟发动【彼岸花鞭】技能—烈焰魔鞭,狠狠打向樱漓鸢昕,可是不知为何她竟然没有动弹,淬火的鞭子打到了樱漓鸢昕身上,而樱漓鸢昕诡秘一笑,忽然樱花树竟然,破冰飞来!〗
  樱空释一惊,而樱漓鸢昕已经坐到了樱花树上面,她冷笑一声,双目充血:“【能力—木之同化】!”樱花被狂风卷袭扑面而来!月神和艳炟防不及防,沾染上花瓣后都化作了“木头人”如雕刻的人一般生长在了樱花树上!樱漓鸢昕冷笑:“呗同化的人,三分钟内不救出来,就会变成我的养料......”而樱空释凭借他的【零度手套】制造的防护屏,暂时勉强安全。
  “艳炟!”樱空释大吼一声,他眼眸血红,冷笑一声,“呵,你竟然敢触及我的底线......”他发动【强化技—速度】,随后的速度快如闪电,令人眼花缭乱,【零度手套】发出的寒气充斥着整个樱花林!樱漓鸢昕暂时拿他没办法,只好操纵树木,意欲挡住他。
  〖樱空释身姿矫健,左躲右闪,让树枝根本不能靠近他。时不时还斩下几根枝条,他一直观察着樱漓鸢昕的动作,突然,他嘴角上扬——〗
  〖而此刻,三分钟将至,樱空释忽然不要命了一般,冲向樱漓鸢昕!〗
  〖这正合樱漓鸢昕的意图,在樱空释离她很近时,她操纵枝叶,一根树枝死死缠住了他带着【零度手套】的右手,而另一只枝条刺进了樱空释的身体!〗
  〖樱漓鸢昕以为自己大获全胜,而樱空释却笑了起来,她一阵惶恐,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输了,却笑的这么开心!?〗
  樱空释笑着:“呵呵,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他指向那两颗同化了艳炟和月神的樱花树,艳炟和月神竟然已经恢复了人形!只是因为艳炟耗费灵力过多,还没醒。
  樱空释微微一笑,冰瞳中尽是冷傲,他缓缓吐出两个字:“【零度手套】—冰裂。”
  话刚落音,樱漓鸢昕身下的樱花树四分五裂,而她竟然化作无数樱花瓣消失,碎裂的樱花树聚成人形,樱漓鸢昕衣衫破碎,她跪坐在地上,惊恐又愤怒的望向樱空释:“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识破我的本体。”
  樱空释冷笑:“你都露出那么多破绽了,当我还看不出来?”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那颗樱花树是你的本体,我以为那是分灵兽什么的。但是我发现艳炟用业火红莲烧你的时候,你把樱花树治好了,自己身上的伤却加重了,这不符合常理,如果那颗樱花树只是分灵兽,你不用伤害自己而救它,当然,这可以解释为你很爱惜它。但是月神告诉我她对你和樱花树使用暗器后,刺中你,你没有表情,可是刺中樱花树你却露出痛苦表情,这很奇怪。”
  “本来我以为,你和樱花树受到的伤害相连,它受伤,你也受伤。但是稍一思索,更不合情理,为什么树治好了,你还是受了伤无法恢复?而且为什么刺中你你感觉不到疼?那么树就是单方面传输伤害给你,既然这样你又有什么必要留下那棵树?”
  “答案很快就有了,艳炟化作凤凰把你打落,你落下后她攻击你时,你完全可以使用【置换】能力,把我和你换位置。这样她就会打到我,但是你没有,你宁可受伤也要救樱花树。而且我之前把雾变雪渗透进你和樱花树里,雪中有我的灵力,可以直接感应,而冰封的樱花树也有灵力,可通过那个富含灵力的雪间接感应。我感应到你把冰封的樱花树伤害转移到自己身上,这又是为什么?我猜到那颗樱花树应该才是你的本体,而且你落下来后根本没有动一下,为什么不能动?我想到了应该是转移伤害的限制性是——不能动。而【置换】的限制是,要和樱花树一起!不动不防御,你可能被击败,但是宁可冒着被击败的风险也要先解除樱花树的冰封,那么只有一点——樱花树才是你的本体,现在这个才是分灵兽。”
  “因此我催动樱花树里的雪,传输灵力,下了一个诅咒,从内部腐蚀,但是时间比较长有五分钟。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你又同化了艳炟和月神,三分钟内不救出来就会被同化。我只好改变策略,用〔血咒〕,我先让寒气充满樱花林,然后让你刺死我,这样我的血就会喷溅到樱花树上。在寒气充足的环境中,我对樱花树体内的诅咒改变,因为诅咒改变要很冷的环境内。樱花树吸收到了足够的血,就达成了〔血咒〕的条件,这样樱花树会失去灵力,艳炟他们被救出来。这样我只用启动〔冰裂〕技能,樱花树就会被粉碎掉,而你的本体,也会现身,我收到的伤害也会清零。”
  樱漓鸢昕自嘲般的笑笑:“不错,你很厉害,除了那个人,还没有人看出来我的本体,法器给你,你想干什么请便。”她手中出现了一把比之前那个还要精致的竖琴,樱空释接过竖琴,淡淡的说:“我不杀你,我对灵兽装备没兴趣,但是竖琴我收下了,这是我的任务。”说完樱空释抱起昏迷的艳炟,和月神走了出去。
  
  打斗过程中,玥玥一直保持着目瞪口呆的姿势,巧克力都融化在了手中,等樱空释他们击败boss后,夭小夭抢过话筒:“释王子真的敲厉害!智商与武力齐飞!和公主配合的敲默契呢!筒子们,你们怎么看?”
  
  [炟释一生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释殿公主两个人配合敲默契!让公主房大招之前笑容可宠溺了! \(^▽^@)ノ
  [冰激凌火锅]:社会我释殿,神狠话不多,释殿你看我跪的姿势标准么?٩(*´◒`*)۶
  [幻雪帝国的小精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能文能武能当王,但是就是对老婆听计从言!笑容敲苏语气敲宠溺!特别是后面那句翻译一下就是:敢欺负我老婆,死定了!o(*≧▽≦)ツ┏━┓拍桌狂笑
  [幻雪之影]:啊嘞,释王子帅爆了!和公主互动敲苏敲宠溺啊!
  [灼灼烟花,烁烁其华]:打完怪还要强行解说挫败人家的自尊心,我靠樱空释你和谁学的,灵玥你是不是对樱空释做了什么?
  [炟释一生推]:我去前面你说话小心些啊,小心释殿砍你。
  [风中之歌]:灵玥公主近年来脾气性格举动确实越来越古怪了,说不定这样她又要搞事情,当年助攻炟释她有很大功劳。
  
  〖二号关卡〗
  
  樱漓鸢昕有些愣神,然而樱空释刚走好她又感应到二号关卡又进来了两个人,樱漓鸢昕敛眉,用空间传音冷冷的说:“你们来晚了,我守护的法器已经被夺走了。”然后身后传来少年的笑声:“哦?可是很不巧,我们要的不是法器,而是你啊!”
  樱漓鸢昕一愣,她转过身,一个温润如天使又魅惑如恶魔的少年走了过来,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使他更加神秘邪魅,来者正是陌哲,他身后是灵玥。灵玥冷冷的说:“和她废话什么。”陌哲耸耸肩,邪魅一笑:“【涅魔镜】开启20%。”樱漓鸢昕来不及开口,就被狠狠吸入涅魔镜中!她的惨叫声传来,然后下一秒,她就化作了一枚戒指。
  〖灵玥捡起戒指,戒指很小巧,两股白色的细丝绞在一起,细小的珍珠点缀,上面有一朵含苞欲放的樱花,花心是璀璨的灵力钻石,微微发光,让任何女子都无法把持。〗
  陌哲依然是一脸招牌性的戏谑表情和优雅的行礼:“公主殿下,请吧。”
  〖灵玥的发丝在风中飞扬,遮挡着她停留在戒指上那有些仿徨的目光,她转过身,黑色的披风被风吹的鼓起来,不知为何陌哲好像看到了她背影中的哀伤,他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模糊,不知名的液体晃荡在眼眶。〗
  〖陌哲低头自嘲般的笑了笑,然后他的表情又变回了一贯的戏谑,甩手跟了上去。〗
  ——第二期 TBC

评论

热度(8)